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冯家高手来援!

    令狐鸣借助雷火符击败冯家家主,除了在场几位武道修为高深的武者外,其他的人都以为令狐鸣是靠着自己的实力击败冯家家主的。

    冯家家主遭到了雷火符的一击,伤到了心脉,胸口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伤口,可以通过伤口直接看到他的肋骨,伤势十分的恐怖。

    冯家家主忍住了身上的剧痛,对着自己的两处穴点击了一下,然后连忙从衣袖里面出去了一罐药品,三下五除二,把瓶中所有的丹药都服用了。

    五枚极品的一纹疗伤丹药被冯家家主一口干掉,说实在的,这真的有点暴殄天物了。

    但是冯家家主自知现在的伤势,若是不这样做的话,也许他就要血流而尽了。

    几个呼吸的时间,冯家家主拼命地炼化一纹疗伤丹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冯家家主胸口上的伤口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一位半步先天境的武者守护在了冯家家主的身边,防止周围有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趁其不备。

    令狐鸣虽然用雷火符重伤了对方,但是令狐鸣的身上也没有好多少,只见令狐鸣像是一位血人一样,身上数十道大大小小的伤口,若不是他凭借着坚毅的意志,早就昏死在了地上。

    其实令狐鸣也可以不出此下策的,他要是直接从血云珠召唤血人打手出来,拥有凝练真元境实力的血人打手也可以让冯家家主喝上一壶。

    但是令狐鸣并没有这样做,一旦如此,相当于令狐鸣的底牌暴露在了众人眼前,会引起岳山城一些大势力的猜忌。

    令狐鸣掐指对着自己的身体点了几个穴,然后直接联系上了体内的衍生珠,一股绿色的真气从衍生珠散发出来,汇聚在了令狐鸣的体表上。

    在令狐鸣肩膀上的一道剑伤上看去,可以看到一丝淡白色的骨头,但是在绿色真气的覆盖下,肩膀上的伤口像是被人强制性的合拢,以致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合在了一起。

    令狐鸣只是感到身上有着一丝丝的凉意,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排斥。

    这一神奇的现象被在场的武者啧啧称奇。

    两位冯家的半步先天境武者见到自家的家主被重伤了,他们出手变得更加的凌厉,原本还只是想要拖住东方,但是现在却是向着东方的命冲去。

    东方还只是一位化元境的修为,就算他的实力再强,那也不是两位半步化元境武者的对手。

    就在此时,东方直接从衣袖里面取出了一个金色小塔,往金色小塔汇聚一股真气,顿时,金色小塔发出了一道嗡声,一道金色的影子往外扩散着。

    两位半步化元境高手的全力出手,两道掺杂着凌厉的刀势席卷在金色影子上。

    刹那间,发出了一道金戈交击之声。

    两位冯家的半步化元境武者感觉自己似乎打在了一个坚硬的东西,自己的全力一刀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功效。

    两位冯家武者见击不破对方的防御,其中一人立马调转方向,向着正在闭目疗伤的令狐鸣的冲去,一把锋利的长刀刀锋上游动着惊人的真气,带着势如破竹之势向着令狐鸣杀去。

    在令狐鸣全力时期对付一位半步先天境武者也要使出回身解数,用九牛二虎之力方可以击败,这还仅仅是击败对方。

    以着令狐鸣如今的实力,很难击杀半步先天境的武者。

    击败和击杀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这时,令狐鸣像是与外界失联了一般,根本不知道有一位半步先天境的冯家武者持刀杀来。

    就在那位冯家武者就要一刀落下时,东方直接将手中的金色小塔丢出,丢在了令狐鸣的面前。

    一道金色的塔影瞬间膨胀,盖住了令狐鸣整个身体,那位冯家武者一刀往下劈去,激起了阵阵火花。

    要不是东方在关键时候丢出自己的宝物,让金色小塔化身金色塔影保护令狐鸣,令狐鸣或许早就死在了对方的长刀下了。

    没有了金色小塔的东方便陷入到了危境当中了,那位攻向令狐鸣的冯家武者再次回来,向着东方发出了一道猛烈的攻击。

    不到十息的时间,东方直接倒飞了出去,双手上的兵器小刀掉落在了地上。

    刚才是两位半步化元境武者一直让着东方,这才在众人的面前看来是东方吊打对方,但是现在吗,两位冯家武者见到自己的家主都被重创了,他们也不忌惮东方的身份了,直接向着东方杀去。

    两位冯家武者步步紧逼着东方,长刀摆在了身后,刀尖摩擦着地面发出了阵阵火花。

    其中一位冯家武者手起刀落,一刀刺在了东方的肩膀上,还特意转动了一下刀柄,加剧了东方的疼痛。

    那位冯家武者笑得十分阴森,然后一脚踩在了东方的胸口上,这时,那位冯家武者似乎是感应到脚底有些不对劲,感觉脚下那个人的胸口有点软软的,就好像是女人的那个东西。

    就在此时,令狐鸣猛然地睁开了双眼。

    他第一眼见到东方遭到了重创,赤手空拳向着冯家武者冲去,嘴中大怒道。

    “混蛋,放开你的脏脚!”

    那位冯家武者拔出了长刀,使得东方猛然地吐出了一口血,他视线模糊地看着令狐鸣冲上前来,眼睛越来越昏沉,似乎快要忍不住闭合上去。

    但是在一刹那,东方感觉自己身体有一股温顺的精神力量注入到自己的体内,这一股精神力量提醒着他,迷迷糊糊的跟他说了一句话。

    “要是就此止步,未免太可惜了吧!”

    东方浑身一震,被这一句给彻底的惊醒过来。

    处在令狐鸣脑海当中的左丘凌大口喘气道。

    “鸣小子,你可要好好感谢我一下,要不是我出手,你的那位东方兄弟就要损命于此了!”

    此时令狐鸣的伤势并没有全部恢复,只是恢复了七成的伤势,但这恢复速度还是让在场的一些武者咋舌不已。

    若是换做是他们,想要从重伤恢复到七成的伤势,没有半个月根本是不可能的。

    可令狐鸣才花了多久的时间,半柱香的时间恐怕都没有,恢复能力简直是恐怖如斯。

    令狐鸣伸出右手,中指和食指合并着,爆发出了一道强大的真气威能向着面前的一位冯家武者击去。

    两位冯家武者一同冲上前去,在他们的心里面认为,令狐鸣是冯家的大仇人,只要将令狐鸣生擒活捉,那家族必然会赏给他们一大笔的好处。

    “洞天指法第四式洞天式!”

    在令狐鸣的身前凝聚成了一道演化为出的真气手指,顿时与两位冯家武者对拼起来。

    洞天指法主攻群战,因此令狐鸣在刹那间挡住了两位冯家武者的攻势。

    忽然,令狐鸣的左手握着一张雷火符,对着两位冯家武者当头轰去。

    “轰!”发出了一道巨大的声响。

    雷火符的威能可是不容小觑,就算是凝练真元境的高手也扛不住它爆发出来的威能,冯家家主就是一个例子。

    两位冯家武者不曾想到,令狐鸣的手中居然还有雷火符,而且还是趁着他们专注于攻破洞天指法的时候,趁机轰向他们的身体。

    等到滚滚浓雾散去后,地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洞坑,两位冯家武者当场损命,死相惨烈,根本就看不出他们曾经的容貌。

    令狐鸣一摇一摆的向前走去,突然,一道巨大的利斧向着令狐鸣劈去,令狐鸣想要退步躲闪,但是一想到自己身后的人乃是气息衰败的东方,令狐鸣直接抗住了这巨大的利斧。

    “嘭!”令狐鸣两手汇聚着金色真气包裹着利斧,脸上显得非常的吃力。

    “不自量力!”手持利斧的壮汉不屑道。

    一道更加强大的力量往着令狐鸣的手中压去,锋利的斧头已经割破了令狐鸣肩上的血肉,猩红的血液流淌出来,令狐鸣直接晃荡一声双膝跪倒在了地上,地上都陷出了两道不小的洞坑。

    就在令狐鸣实在扛不住,准备召唤血云珠内的血人打手时,一道老迈的声音响起。

    “狂柱,要是就这么让他死了,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狂柱谨遵师傅命令!”手持利斧的壮汉收起了兵器,顿时让令狐鸣松了一口气。

    令狐鸣缓缓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手持利斧的壮汉,这还是个人吗,足足有两个正常人的身高,就像是一个小巨人一般,自己在他的面前就是一个小孩子一般,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狂柱将利斧立在了身前,巨大的利斧在落入到地上时发起了一道剧烈的响声。狂柱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令狐鸣,眼神当中充满了杀气,他身上结实的肌肉高高拱起,宛如天生为战斗而生的怪物。

    而在狂柱的面前,站着一位白发苍苍,弱不禁风,拄着拐杖的老者。

    这两个的修为都不简单,竟然都是凝练真元境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