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七十章 四大势力齐聚!

    东方虽然倒在了地上,身体无法动弹,但是自从他接到了一股神秘的精神力量支持后,他便能够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了令狐鸣为了他挡住了冯家一位高手的一击重斧。

    若不是令狐鸣独自抗下了那一道重斧,东方也许早就损命了。

    东方这时看向令狐鸣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感觉令狐鸣的身上充满了安全感,这种感觉曾经在自己的混账父亲的身上感受过,仿佛有了他们,自己便不会惧怕任何的食物,再也不会遭到伤害。

    令狐鸣取出了金色小塔投掷在了东方的身上,瞬间一道金色的塔影盖住了东方的全身。

    这算是物归原主了!

    “令狐鸣,你可知罪!”白发苍苍的老者如同雷霆怒目注视着令狐鸣,充满了冷意问道。

    “知什么罪,我只知道有人想要杀我,那我就必须要出手反抗,难道我该洗干净了脖子任人宰杀吗?”令狐鸣嗤笑道。

    在令狐鸣的心里面认为,凡是想要灭杀自己的人,都是自己的敌人,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都要一一灭杀。

    刚才要不是有冯家的半步先天境武者守护在冯家家主的身边,令狐鸣还想要暗中出手了结了冯家家主的性命。

    现在自己与冯家的仇恨算是彻彻底底的结起来了,令狐鸣知道这个岳山城是多留不得了,就算是令狐鸣愿意待下去,冯家也不会让令狐鸣活着离开岳山城。

    虽然令狐鸣明面上是余家的客卿,但是余家在冯家的面前算什么,连一只臭虫都不算。

    令狐鸣若是回到了余家,以着余家老祖和余家家主余天德的性子,定然将令狐鸣五花大绑送往冯家谢罪。

    就是因为今日遭遇到了冯家,使得令狐鸣在余家经营许久的算盘彻彻底底的打乱了。

    本来还想要借助余家老祖的力量进入到衣冠冢内,现在看来,这个计划算是落空了。

    余臻和余天道虽然人品不错,是两位有恩必报的汉子,但是他们一位是半步先天境武者,另外一位是化元境的武者,对令狐鸣的帮助不大。

    除非是余天道突破到了先天之境,这才对令狐鸣有帮助!

    不过想要突破先天之境哪里有这么简单,十位半步先天境的武者也不见得有一位突破到先天境,可见成为先天境武者是有多么的艰难。

    来到这岳山城,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命令袁都统做一件事情,能够差遣一位凝练真元境的高手听从号令。

    “颠倒是非,令狐鸣,你先是坏我冯家的好事,后又打伤我冯家家主,这两件事情的任何一件,就足以够判你死罪。

    但是上苍有好生之德,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抓住一个机会,可以让你免除一死的机会。”冯家老祖冷冷说道。

    冯家的这位老祖传闻活了百岁,手底下颁布的家主之位就不下于三个,在冯家有着十分高的辈分。

    虽然一直以来冯家老祖都不管家族与外面的事情,专门教导一些冯家天才和从外面挑选过来的天才,就像是冯家老祖身后的那位壮汉狂柱,他就是冯家从外面招揽而来的天才。

    经过了数十年的精心教导,才使得狂柱成为了一位凝练真元境的高手,并且让他终身效忠于冯家。

    “哦,那就请冯家老祖说说,能够免我一死的话,我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令狐鸣笑道。

    见到两位冯家高手出现在这里,令狐鸣的心中并没有太过于害怕,大不了自己直接让袁都统前来抵挡,再加上血云珠内的血人打手,令狐鸣有着七足的把握全身而退。

    现在令狐鸣要做的事情就是拖住对方,好让袁都统闻讯而来。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痛快,老夫我很想知道昔日你与陈城主见面,陈城主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还有,为什么陈城主会让你前去城主府?”冯家老祖面色一变,淡然说道。

    冯家老祖问出的这一件事,也是在场许多势力武者心中想要询问的问题。

    当初令狐鸣曾经见过陈侗天一面,本以为保密周到,却还是被一些有心之人得知了。

    就在此时,有着三股浩浩荡荡的人马前来闹市。

    这三股势力都是岳山城的一线势力,分别是刘家,地运帮,造化门。

    他们得知这件事情后,立马派出了高层前来。

    刘家派出来乃是刘家家主,地运帮来的则是大长老,造化门来到的是一位副门主,都是有着凝练真元境的修为。

    好家伙,岳山城的四大一线势力齐聚一地,引起了众多人的关注,前来观望的人数就有近万之数。

    刘家家主对着冯家老祖笑道,“冯老前辈,我们也是很想要知道陈城主的事情,不知陈城主为何会带着家眷不告而别?”

    地运帮大长老摸了摸胡须,附和道,“我们地运帮的人也想知道!”

    造化门副门主两手打拍着,沙包大的拳头对撞在一起发出了一道响声,他傻笑道,“我家门主派我过来,让我....让我做什么来着?”

    造化门门主摸了摸后脑袋,拼命地想着,就在此时,一位造化门弟子凑上前,对着造化门副门主低声提醒。

    “哦,让我来打探陈侗天的下落!”

    造化门的弟子齐齐地低下了头,对于自己的副门主是相当的无语。

    在造化门当中,这位副门主虽然实力是仅次于门主的凝练真元境高手,但是智商却十分的堪忧,这一次要不是造化门总部的凝练真元境高手都派出去了,也不会让这位傻傻的造化门副门主前来坐镇。

    一位造化门的长老低下了头,心中暗自想道,等到这件事情结束后,定然要跟门主说起这件事情,带着副门主出去实在是给造化门丢脸。

    看到造化门副门主这么一副傻傻天真的样子,地运帮阵营是笑开了花,就连地运帮的大长老都不禁笑出了声来。

    不过在场除了四大势力外,其余的人倒是不敢笑话造化门门主,除非他们是不想要多活了。

    四大势力的人可以笑话他,那是因为那些人有实力有势力,但是其余的人却没有。

    陈侗天这一走,并不是对岳山城没有影响。

    岳山城自从有陈侗天,四大势力就形成了一个平衡的局势,谁也没有撕破各自的脸皮,最多也就小打小闹,就像是地运帮和造化门。

    陈侗天这一走,或许四大势力的平衡就要倾斜了,有些势力是很乐见这种情况,就比如是冯家。

    但是也有势力不乐见这种情况,比如刘家,地运帮,造化门。

    这三大一线势力都知道冯家的底蕴,若是单挑的话,他们三个势力当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冯家的对手,唯有三个联合在一起,方有机会制衡冯家。

    “我可以告诉你们陈城主的事情,但是我知道,这是我保命的底牌,若是告诉你们了,冯家的人定然不会绕我一条性命。

    我这条贱命倒是死不足惜,但是我身后的这位公子,却是你们得最不起的存在。”令狐鸣沉沉说道。

    “令狐鸣,休要挑拨我们四大势力的关系,既然你存心找死,那就成全你!”冯家老祖冷声说道。

    站在冯家老祖身后的狂柱往前迈出几步,地上像是发生了地震一般,轰隆轰隆乱响。

    这时,刘家家主站在了令狐鸣的面前,他手持着一把铁扇,伸出手拦截道,“冯老前辈,你要是这么做的话,那就没有意思了!”

    地运帮和造化门的凝练真元境高手往前走出一步,其意思就是支持刘家家主,地运帮的大长老和造化门副门主可不是要合作,而是为了各自宗门的利益,与对方站在一条战线上。

    狂柱效忠于冯家老祖,冯家老祖让他杀谁,他就干掉谁,刚才冯家老祖让他除掉令狐鸣,狂柱可不管刘家家主拦住他,直接无视了刘家家主,对着令狐鸣一拳抡去。

    铁锅大的拳头若是砸在人身上,不死也残废。

    刘家家主持着铁扇一划,顿时四枚暗器从铁扇内飞溅而出,暗器当着掺杂着先天真气,这一点就连防御无双的狂柱也不敢小觑,连忙持着利斧击飞这四道暗器。

    “狂柱,住手!”冯家老祖叹气说道。

    要是冯家继续这样做的话,那就是公然地得罪了在场的三大一线势力,冯家就算是再强,那也不是三大一线势力联合的对手,也正是如此,冯家老祖才会吩咐狂柱住手。

    若是单打独斗,刘家家主绝对不是狂柱的对手,这是刘家家主与狂柱对了一招,得出来的结论,或许也只有刘家的客卿风琅才可以与狂柱打个势均力敌。

    “冯老前辈,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想要我的命,还不是不想让你们冯家的秘密泄露出去,在场的诸位,你们不是想要知道陈城主为什么会离开岳山城吗,那我就告诉你们。

    其实陈城主并没有离开岳山城,而是被冯家的人秘密暗杀了,在出事之前,陈城主就暗中告诉我,说冯家有着不轨之心,结果到第二天,陈城主就没了消息,冯家造出一份现象给你们看,让你们以为陈城主是因为一些事情离开了岳山城。

    冯家之所以杀害了陈城主,那是冯家想要借助大秦朝廷的手以此来除掉你们,好让冯家坐上岳山城的霸主之位,冯老前辈,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令狐鸣转过头冷眼看向了冯家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