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七十一章 城主府袁都统!

    令狐鸣用仇恨的眼神看向了冯家老祖,仿佛自己与冯家老祖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令狐鸣越是这样做,众人看来令狐鸣刚刚所说的一番话愈加的真实。

    如果真的是令狐鸣说的这样,那冯家老祖命令狂柱出手灭杀令狐鸣,这也是对的上的理由。

    因此众人听完令狐鸣的一番话后,齐刷刷地转过头看向了冯家老祖,很显然,他们是信任令狐鸣说的这一番话。

    令狐鸣是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编一个谎言跟他们说,现在冯家虎视眈眈的盯着令狐鸣,一旦令狐鸣将事情真相告诉了在场的人,那令狐鸣必然会遭到冯家的猎杀。

    令狐鸣相信刚才自己说出来的一番话应该是让在场的其余三个势力动容了,对冯家有了一些小心思。

    在陈侗天还在岳山城时,冯家暗地里的小动作可不少,一副要把其余三大势力吞下的样子,听到令狐鸣说冯家是想要以此来嫁祸给三大势力,使得在场的三大势力有些躁动的心思。

    “冯老前辈,令狐鸣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刘家家主一副鹰眼注视着冯家老祖。

    只要冯家老祖脸上一有不对劲的样子,刘家家主便可以判断出对方到底有没有撒谎。

    刘家家主虽然在刘家的凝练真元境高手当中实力最弱,但是心机和谋略却是最上乘,这一点就连冯家家主也不如他。

    刘家家主将铁扇收了起来,往前走出了几步,对着冯家老祖说道。

    地运帮和造化门的人同样将目光看向了冯家老祖,希望能够知晓这事情的真相。

    在他们的心里面看来,要是冯家真的是这样做了,先是暗杀陈侗天,然后把这罪名嫁祸给他们三大势力,那冯家实在是太恐怖了,杀人不过头点滴,简直是杀人于无形。

    在他们三大势力得知陈侗天离开岳山城后,本来还想要尊冯家为岳山城的第一势力,但是现在看来,这已经是不可能的。

    人家都想尽了方法弄死你,自己却还要强欢颜笑地遵从他冯家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冯家老祖从容不迫的与刘家家主的眼神对视着,不愧是活了近百的老人,人老精明,他淡然说道。

    “我要是跟你们说不是这样的,你们信吗。”

    造化门副门主拍了拍两个沙包大的拳头,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对着冯家老祖说道,“我才不信,早就听闻你们冯家包藏祸心,现在看来,就是如此,你们冯家,我造化门非得踏平不可!”

    造化门副门主大步的往前走去,就在此时,一道身影落在了造化门副门主的身前,狂柱两手交叉着,眼神十分的不屑。

    仿佛在狂柱看来,整个岳山城除了陈侗天打得过他,就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狂柱的高大强壮的体魄,再加上巨大的利斧,非常具有威慑力。

    这时,造化门的一位半步先天境长老拉住了副门主,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些话,好战的造化门副门主放下了拳头,重新回到了造化门阵营。

    “冯老前辈,陈城主究竟是离开了岳山城,还是像令狐鸣所说的那样,被你们冯家的人暗杀了,不管怎么样,你们冯家今日必须有一个说辞,否则....”地运帮大长老振振有词道。

    “否则怎么样,难道你们三家是要联合在一起,以此来覆灭我们冯家吗!”冯家老祖看向了地运帮大长老冷声说道。

    若是三大势力与冯家开战,无论冯家是否灭族,但三大势力必然会损失惨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说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冯老前辈请息怒,我们都是小辈,若是那句话让你听得不舒服,你就当做没有听到,我还是那一句话,令狐鸣刚才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刘家家主直言道。

    “不是,这都是令狐鸣胡编乱造的,我们冯家根本就没有暗杀陈侗天,你们都知道,陈侗天乃是大秦朝廷钦定的岳山城城主,要是我们冯家暗杀了陈侗天,那必然会遭到大秦朝廷的屠伐。

    就算我们冯家想要设计置你们三家与死地,也不会选择这种风险最大的计划,这无疑于在刀尖上过路,稍有不慎就会葬身火海。”冯家老祖拄着拐杖,淡然解释道。

    刘家家主死死地盯着冯家老祖的眼睛,本以为能够发现对方一些弊端,但是他并没有发现,就好像是冯家老祖是说了一句实话。

    刘家家主转过了身,看向了令狐鸣,一股先天威压降在了令狐鸣的身上,让令狐鸣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被刘家家主用先天气息抽走了。

    令狐鸣此刻的伤势已经十分的严重,若是令狐鸣没有衍生珠,他早就昏死在了地上,因此在刘家家主的先天气息降临在令狐鸣时,令狐鸣无力抵抗,重重地咳了一声。

    令狐鸣有气无力,强撑说道,“刘家家主,我早就知道,就算我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你们,你们也是不会相信我,那好,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后果自负!”

    “令狐鸣,休要胡言乱语,信不信老夫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冯家老祖冷声道,看向令狐鸣的那个眼神充满了凌厉的杀气。

    天上一层厚厚的黑云飘来岳山城的上空,遮挡住了炙热的太阳光照射在岳山城的土地上,三大势力的人依旧是虎视眈眈的状态看向了冯家阵营的人,使得现场的气氛变得愈加的紧张。

    闹市里的人早就停下了买卖,纷纷上前凑热闹。

    原本拥挤的闹市除了令狐鸣所在的那一段位置人声鼎沸,拥挤热闹,其余的地方都是苍凉一片,一道风声响起,在地上可以听到一阵阵的踏马的声音。

    “城主府办事,闲杂人等立马离开此地,否则我城主府依法办事!”一道霸道且不容质疑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一股声音后,令狐鸣才勉强露出了一抹微笑,因为他知道,这是袁都统的声音。

    陈侗天离开岳山城的原因,在城主府当中唯有袁都统知道,因此在一定意义上,陈侗天是相信袁都统的,也正是如此,令狐鸣也是信任袁都统,相信他得知了这里的事情定然派兵出来相救。

    围观的岳山城百姓立马离开了此地,看来岳山城城主府在治理方面还是有着一套的,当地的百姓都会尊法懂法。

    在场当中留下的人除了四大势力的人外,其余的人都快速地离开现场。

    自从陈侗天离开了岳山城,城主府的领导位置暂时由袁都统管理。

    城主府来的凝练真元境高手有两人,其中一位是袁都统,还有一位是城主府的那位肥胖客卿,除此之外,还有二十位穿着紧身衣的武者。

    这二十位武者竟然没有一位是弱者,修为最差的人也是有着化元境的修为,六位半步先天境武者,十四位化元境武者。

    四大势力不敢不敬城主府,因此见到袁都统前来,特意向着袁都统打了个招呼,可袁都统像是不给他们面子一样,冷冰冰的脸看向了他们四大势力。

    “袁都统,你可终于来了,要是来慢一会儿,我就要被某些居心叵测的人灭口了!”令狐鸣对着令狐鸣抱拳道。

    袁都统从马背上跳下,然后护在了令狐鸣的身边,二十位从城主府带来的精锐武者守护在令狐鸣的四周,防止令狐鸣遭遇不测,这种待遇曾经陈侗天享受过,现在由令狐鸣享受一番了。

    在岳山城内知道令狐鸣真实身份的人并不大,陈侗天算一个,袁都统也算是一个,也正是如此,袁都统见到令狐鸣受到重创,担心有人趁机再向令狐鸣动手,才一来到这里就让手下保护令狐鸣。

    令狐鸣的师傅乃是炼神剑派客卿大长老无天剑圣,要是令狐鸣在岳山城损落了,必然会遭到无天剑圣的大怒,若真的是到了这一步,岳山城必定会陷入到危难当中。

    其实以着令狐鸣的身份,只要令狐鸣把自己的身份公布出去,就算令狐鸣洗干净了脖子任冯家的人宰杀,冯家的人也不敢动令狐鸣丝毫,但是令狐鸣并没有这么做,袁都统对此也是十分的好奇,不知道令狐鸣为什么要在岳山城隐瞒身份。

    还有一点,袁都统不知道令狐鸣为什么要在岳山城停留这么久的时间。

    袁都统连忙从衣袖里面取出了一枚丹药,从丹药的脉络上可以看到两条纹线,这竟然是一枚二纹丹药。

    “令狐鸣,你放心,既然我城主府的人来了,就没有人敢动你分毫,来,先把这二纹疗伤丹服下,恢复一下你自身的伤势!”袁都统将二纹疗伤丹放在令狐鸣的面前。

    令狐鸣摇了摇头笑道,“袁都统,莫要担心,我身上的伤势已经被我控制住了,只要稍做休息,便可以痊愈!”

    袁都统虽然是城主府的凝练真元境高手,但是每年的俸禄也并不是很多,以二纹丹药价值,或许需要袁都统一年的俸禄方可兑换一枚。

    令狐鸣拒绝了袁都统的二纹丹药,他的心意令狐鸣是接到了。

    袁都统挺直了腰杆,手中的长刀瞬间拔出,四周仿佛有着一道冲天的刀气拔地而起。

    袁都统眼睛死死地盯着冯家老祖,语气不善道。

    “冯老前辈,我家城主究竟被你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