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七十二章 赌局!

    在来的路上,袁都统便接到了手下传来的最新消息,这才和令狐鸣里应外合,共同对付冯家。

    一说到冯家,袁都统的脸上就充满了愤怒的表情。

    其实,在袁都统还没有加入到城主府之前,曾经与冯家有过一次过节。

    年少时期的袁都统还不是城主府的人,他曾经是岳山城一个二线势力袁家的弟子,因为家族内部一些人侵占了冯家的利益,招惹到了冯家,使得袁家遭受到了灭顶之灾。

    那一夜,袁都统记得清清楚楚,袁家上下除了他,全部战死,就在袁都统无力地倒在血泊当中,身前的一位冯家武者持刀向着他劈向时,陈侗天出手救下了他。

    陈侗天带袁都统回到了城主府,像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师傅一样传授他武艺,数十年的风雨,让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他成为了一位凝练真元境的高手。

    袁都统突破到了凝练真元境后,数次想要让陈侗天出手灭掉冯家,但是却遭到了陈侗天的拒绝。

    一开始袁都统很是不满,不知道自家的大人为什么到现在还不除去冯家,在岳山城中,冯家明地里暗地里的与城主府对峙,按道理是陈侗天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早日除之。

    到后来,袁都统接触到更多关于冯家的事情后,袁都统这才知道陈侗天为什么会忌惮冯家。

    那是因为冯家的背后有着一个不容小觑的势力,就算是陈侗天身后的势力流云楼都要给对方三分薄面。

    虽然袁都统升任城主府的高层,但却不能消灭掉岳山城冯家,但是袁都统却没少坑冯家。

    “袁都统,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却不能乱说,就凭令狐鸣的一人之词,你就相信陈城主是被我冯家暗杀!”冯家老祖从容不迫道。

    “哼,人在做天在看,你们冯家做了什么事情,你们自己知道!”袁都统冷声说道。

    袁都统早就知道陈侗天离开的原因,并不是令狐鸣所说的那样,袁都统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要借助大秦朝廷的手除掉冯家。

    他冯家不是有一个大势力庇佑吗,但袁都统就不信了,大秦朝廷要是出手介入此事,恐怕冯家背后的那个势力也自顾不暇。

    令狐鸣想要借此除掉冯家,这和袁都统的目的是一致的。

    “天大的笑话,我们冯家问心无愧,你们不是说我冯家暗杀陈侗天吗,那好,只要你们能够拿出证据,我们冯家无话可说!”冯家老祖嗤笑道。

    冯家老祖知道这事情完全就是令狐鸣编造的,目的就是让冯家陷入绝境,既然如此,令狐鸣的身上肯定没有证据,证明冯家暗杀陈侗天。

    只要没有证据,那暗杀陈侗天的流言蜚语便不攻自破。

    到那个时候,就算是城主府的人也保不住令狐鸣。

    令狐鸣低下了头,心中想着应该怎么样对付,还没有等到令狐鸣想出主意,袁都统再次往前走了一步,义正言辞道,“我就是证据!”

    “哈哈哈,袁都统,在你还没有加入到城主府之前,我们冯家就是你的仇人,现在仇人相见,你当然是站在令狐鸣的面前说话。”冯家老祖嘲笑道。

    “是吗,等我回城主府后,定然派人将消息传给上面的人,到时候朝廷的人下来,你猜他们是相信我们还是相信你们!”袁都统沉沉回道。

    若是真的等到大秦朝廷派人下来调查此事,那大秦朝廷的人肯定是信任自己的人,相信袁都统的。

    这时,城主府的肥胖客卿高手从商贩的桌子上取下了一只烤全鸭,鲜嫩脆口的烤鸭很是入味,城主府客卿吃的很开心,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在公众场合下扯着鸭腿吃。

    一位化元境武者将碎银放在了摊子上,把烤全鸭的钱替自家的大人付了。

    城主府先天客卿油光满面,催促道,“行了,袁都统,我们先把人带回城主府吧,之后的事情就不是我们这等人处理的。”

    袁都统点了点头,向着身后的手下招了招手,想要带上令狐鸣和东方离开此地。

    “慢着,袁都统,你们要是离开这里,我冯家的人绝对不会出手相拦,但老夫先将不好的话说到前头,今日无论如何,令狐鸣必须得死,得罪了我们冯家,除了死,别无选择!”冯家老祖霸气说到,凝练真元境的先天气息扩散出去。

    “哦,我看你们冯家是越来越猖狂了,我现在就带着令狐鸣离开,我看何人胆敢拦我城主府!”袁都统皱了皱眉头沉沉道。

    刘家的人在之前就已经效忠于城主府,虽然陈侗天现在不知生死,但日后朝廷肯定会钦定新的城主,刘家若是继续追随城主府,那日后新城主上任,他们刘家必然会得到城主的庇佑。

    刘家家主带着前来的刘家武者汇聚在城主府武者的四周。

    造化门副门主只是个有勇无谋的人,一位造化门的长老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些话后,造化门也是跟在了城主府武者的身后,保护着令狐鸣。

    冯家究竟有没有暗杀陈侗天,他们还不得而知,既然如此,在朝廷使者还没有到来之前,令狐鸣绝对不能死。

    地运帮的大长老原本想要和那两个势力一样,跟随着城主府的人,突然,一位骑着黑马的地运帮武者快速的驶来,迅速地跳下了马,将一份书信递给了地运帮的大长老。

    大长老只是看了一眼书信里面的内容,眼神骤然间凌厉起来,向着城主府的喊道,“慢着,你们可以走,唯独令狐鸣必须死!”

    原本地运帮是和刘家,造化门同一战线的人,但是自从地运帮大长老看到书信里面的内容后,立马让他转变了想法。

    这份书信是地运帮帮主亲手写的,里面的内容讲的是让大长老全力帮助冯家,将令狐鸣灭杀于此地。

    虽然地运帮的大长老不知道帮主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帮主命令不可违

    在地运帮大长老的一声令下后,大量的地运帮弟子包围了城主府去路。

    地运帮是四大势力当中人数最多的宗派,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实力强大的人却没有多少,这一次地运帮派出了一位凝练真元境的大长老外,还有两位半步先天境武者,还有的多是炼体境和凝脉境为主。

    冯家老祖对着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顿时潮水般的冯家武者配合着地运帮包围住了城主府的人。

    “地运帮,你们是想要和冯家同流合污吗!”袁都统指责怒道。

    “袁都统,你这样说话未免也太难听了,什么叫做同流合污,我看你们才是同流合污,我们冯家本是无罪之身,但是今日却被令狐鸣这么一诬陷,白的都变成了黑的。

    若是令狐鸣任由你们带走的话,那等到朝廷使者到来,我们冯家就要吃不了兜着走。”冯家老祖拄着拐杖道。

    就在此时,两位身穿着黑衣,头上戴着黑布斗笠的神秘人站在了客栈的屋顶上,他们双手交叉着,在他们的胸前抱着一柄长剑。

    两位黑衣武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不容小觑,他们竟然都是凝练真元境的高手。

    “不三,不四,你们来的还不算晚,时间刚刚好!”冯家老祖对着那两位黑衣武者说道。

    这两位凝练真元境的名字竟然叫做不三,不四,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令狐鸣一想,他们的名字合起来不是就叫做不三不四吗,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有趣,给他们取了一个如此有趣的名字。

    冯家老祖看向不三,不四的眼神充满了尊敬,完全不把他们当做手下,倒是把他们看作是两位贵宾。

    其实,除了冯家老祖外,其余的人都不知道不三,不四的真实身份。

    不三,不四乃是出自冯家背后的势力武者!

    现在城主府这边有四位凝练真元境的高手,而冯家这边则是有五位凝练真元境的高手。

    令狐鸣知道,今天想要安然无恙,顺顺利利地离开这里是不可能的,经过了刚才的一番休息,令狐鸣身上的伤势恢复到了八成,虽然实力发挥不到巅峰的时候,但是也能发挥出八成的实力。

    看到令狐鸣走出了城主府的保护范围,袁都统下意识地想要阻止令狐鸣,但令狐鸣转过头,对着袁都统使了个眼色,好像是在告诉袁都统,放心,没事的,我会来处理这件事情。

    令狐鸣意志坚定地看向了冯家老祖,淡然说道,“冯老前辈,既然你那么想要我的命,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们阵营当中随便派出一位后天境武者,只要将我击败了,我令狐鸣任你们冯家处理,若是我赢了,你们便放我一条生路!”

    令狐鸣看到此刻的场面,要是打起来的话,双方都会有很大的伤亡,更何况刘家和造化门的态度并不明确,若是他们退出战斗,那城主府这边可就大事不妙了。

    也正是如此,令狐鸣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和冯家老祖设下一个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