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序章下

    修武者最重要的身体部位就是丹田,对于元神境的高手而言,就算是脑袋被人砍掉了,照样也可以凭借丹田当中的灵气治愈,只是耗费的时间要稍微久一些。

    暗夜法王的魔爪洞穿了左丘凌的身体,当他抽回手臂的时,只见手心里面飘荡着一个暗灰色的丹田。

    这是左丘凌的丹田!

    “俞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左丘凌虚弱的转过身,嘴中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丹田已经离开了体内,游离在左丘凌身上的灵气所剩无几,因此他下降到树冠上对暗夜法王问道。

    众人停下了手,悬浮在空中看着暗夜法王。

    他们似乎也是知道了暗夜法王为什么这么做,但是现在却并没有说话。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踏天神丹了,像踏天神丹这么重要的东西,相必你是把他收藏在丹田当中。”暗夜法王面色狰狞狂笑道。

    凡是到了元神境的人,其丹田可以收留一些死物,实力境界越高,其丹田收留面积就会越大。

    “踏天神丹不在我的丹田里,我答应你,只要你把丹田还给我,我就把踏天神丹交给你。”没有了丹田的左丘凌,他此刻的脸上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着。

    他已经活上了八十年,要是没有丹田提供灵气,左丘凌怕是今晚就会陨落。

    “还想要骗我,别以为我暗夜法王是吃素的,我早就知道你之前答应我们的东西不会允若,现在还想要骗我这丹田里面没有踏天神丹,那好,我现在就等着大家的面毁你丹田,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神丹。

    “住手!”左丘凌连忙喊道。

    站在一边的澹台逾明则是一脸兴奋,看到对手的丹田被别人击碎,他感到由衷的快意。

    至于其他的人是冷眼看着,也是想要知道丹田里面有没有神丹,对于左丘凌的生死被他们置之度外。

    他们此刻还在想着,要是里面有神丹,那自己是如何当着众多强者的面夺取踏天神丹。

    “轰...”俞嵘催力击碎左丘凌的丹田,在空中响起了一阵轰隆声。

    以暗夜法王俞嵘为中心,丹田爆诈掀起了一波气流扩散,使附近的云层直接被掀飞出去。

    左丘凌瞬间感应到了自己的丹田破碎,在这一刻,他直接半跪了下去,朝树冠上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没有,为什么会没有。”暗夜法王看着空无一物的手心顿时愕然起来。

    在大家还在关注着暗夜法王的时候,从远处来了一只暗黑色的大鹏,大鹏展翅了一下肩膀,立马便把树冠上的左丘凌接在了身上。

    展开双翅的大鹏足有三十多丈,换做是人类的实力,那也是有着匹敌于化阴入阳境的实力。

    澹台逾明回过神来,立马就知道这大鹏乃是左丘凌的异兽,他催动体内灵气注入到开天斧上,一斧劈出一道灵气攻击,在空中化作了一只气势汹汹的金色大狮子,朝着大鹏猛扑而去。

    这招数是澹台逾明的得意招数,换做是一般的炼神返虚境武者承受这招都要当场重伤。

    若是只有化阴入阳境的异兽大鹏承受住这一招,没有当场陨落算是好运了。

    此刻出现在异兽大鹏的眼前有两种选择,一是放弃背上的主人躲避化形的金色大狮子,二是保下主人,后果是自己要抗住这一招。

    最后,异兽大鹏还是选择前者,它选择保下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主人。

    金色大狮子犹如是真物一样,迅猛爬在大鹏的羽翼上,锋利的兽爪撕开大鹏翅膀上的皮肤,大量的血液留了下来,每一滴血液掉在地上都可以在地上留下一个小坑,似乎它的血液有着腐蚀性。

    为了保下左丘凌,异兽大鹏任由着化形的金色狮子撕咬着自己的血肉。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异兽大鹏已经飞出了久远的地方,羽翼上的金色大狮子还在啃食血肉,在异兽大鹏的身上留下了森森白骨。

    “喳....”大鹏忍不住在空中惨叫一声。

    异兽成长到大鹏这样,它也是有着一定程度的智力,知道若是一直这样,后面的人一定会追上来,因此异兽大鹏俯冲向着地上撞去,羽翼下保护着主人左丘凌。

    高空俯视撞击下,化形的金色大狮子当场消散,而异兽大鹏的后背上血肉模糊,气息奄奄一息。

    “小鹏,你为什么还要来救我,听我的话,赶紧离开这里,或许你还有机会活下来。”左丘凌摸了摸大鹏的额头温柔道。

    异兽大鹏强撑着站了起来,口中吐出一口气流,将左丘凌卷入到附近的一个山洞里面。

    看到主人进入山洞,异兽大鹏朝着原来的方向飞去,径直的朝之前那些人所在的地方飞去。

    它这一去注定只有一个结局,但是异兽大鹏为了主人,它还是毅然而然牺牲自己保全主人。

    左丘凌进入到山洞内后,忽然在黑暗的洞口深处出现了一只庞大的白色巨猿,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向了左丘凌。

    异兽白猿的实力虽然没有全盛时期的左丘凌那般强大,但是它也是有着先天境界的实力。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左丘凌失去了丹田,但他依旧有其它的手段可以解决掉白猿。

    一道暗灰色的气团从他的眼睛上涌现出来,接着在冲向白猿的过程中演化出一道带满死气的一剑。

    白猿被这一剑当场诛杀带进,随后暗灰色气团涌入到白猿的体内,白猿奇迹般地站了起来,但站起来的那一刻,白猿的眼睛是一片浑浊,如同行尸走肉。

    “有人。”左丘凌的精神力往洞口深处延伸,立马感受到在洞口深处有一个气息微弱,昏迷不醒的少年。

    左丘凌宛如移形换影般走进了山洞深处,一眼就见到石桌上的少年,左丘凌满怀惊讶地看着少年道。

    “天助我也,看来就连老天都是不想要让我死,特意送来了一位无相之体的人。没有想到世间极其罕见的无相体质我居然在这里遇见,这正好可以与我巫族秘法相互配合,让我寄存于此人身上重新活下去。”

    无相之体的人拥有容纳任何不同类型的灵气的能力,同时修炼速度也会与普通的武者快上十倍以上。

    巫族最高深的秘法当中便有一道可以起死回生的秘法,但前提是要有一位拥有无相体质的人作为载体。

    本来左丘凌失去丹田,今天没有出意外的话必死无疑,但谁知在山洞里面偶遇上拥有无相体质的少年

    白猿尸被左丘凌用魂巫秘法控制,让它看守好洞口,任何人都不能进入。

    转天换地乾坤秘法施展时不可受到干扰,否则双方都会当场死去。

    这种秘术在巫族当中算是禁忌之术,之所以会如此评价,那是因为施法的时候,施法人的身体会化为天地能量注入到无相体质之人的身体内,施法人的意识也会融入到无相体质人的脑海之中。

    三年便是一个融合时间,无相体质之人撑得住便是活了下来,撑不住两方当场死亡。

    随着左丘凌的身体化为天地能量,这一个小小山洞顿时便的灰蒙蒙一片,隐约间还可以看到化为液体般浓密的灵气。

    一位叱咤风云的化神返虚境大能,即使体内没有丹田,但肢体内蕴含的天地能量也是不可估计的。

    一年的时间过去了。

    洞内的灵气便的稀释了许多,无相体质的少年还是昏迷不醒,左丘凌用意识控制住了他的身体,使他盘腿坐落在灵气最为浓厚的地方。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

    一只妄图占领山洞的熊型异兽走进山洞,被一只白色的巨猿拦住,接着熊型异兽惨败而归。

    三年的时间过去。

    洞口内的灵气消失一口,唯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双目紧闭着坐落在石桌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左丘凌终于融入到了少年的体内。

    一日,巫族族人接收到左丘凌的暗令,数十位巫族高手聚集在山洞内。

    这数十位巫族高手都是元神境存在,也是巫族所剩下来最为强大的一批势力。

    “族长,我们终于再次见到你了!”一位元神境化阴入阳层次的老者半跪道。

    在场的人都知道是何缘故,便没有追根到底问出底细。

    少年静坐在石桌上,嘴巴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从他的身上确是发出了一道阴暗晦涩的声音,众人一听到这股熟悉的声音,便知道是左丘凌发出来的。

    “如今本座与此人融为一体,需要一段时间寄存在此人的身上,你们听我号令,速速将此人送往秦国乌陵郡,至于该怎么做,你们是知道的。”

    “属下遵从族长号令!”众人半跪道。

    “敢问族长,踏天神丹此刻在哪里!”有一位鹰沟鼻老者抬起头问道。

    “古尼长老,你可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谁都敢过问的,一旦把话说出去了,损失的将是那人的性命。左丘鹤听令,将古尼长老就地诛杀。”山洞内传出了一道杀戮果断的声音。

    “属下尊令!”

    下一秒的瞬间,一道冷锋洞穿古尼的丹田,古尼长老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被身前的左丘鹤击杀。

    一道藏蓝色的火焰燃烧着古尼长老的身体,一瞬间的时间便化为虚无。

    左丘鹤是左丘凌的心腹,也是巫族左丘一脉的长辈,在左丘鹤的心里面认为,左丘凌的命令自己就要从一而终的遵从。

    古尼长老只有着元神境碎魂炼体层次,而左丘鹤乃是有着仅此于左丘凌的实力,一位在元神境化阴入阳层次也是顶尖的大能,两者双方的实力太过于悬殊。

    “昔日古尼泄露神丹秘密,今日将叛徒诛杀各位有何异议!”空气中响起一道霸道独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