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神秘来客

    人类疆域划分为二十七个州,秦国独占九州,疆域面积空前辽阔。

    西极州隶属于秦国,是秦国疆域面积最大的州。

    在西极州腾山府乌陵郡外。

    郡城四周都被层峦叠嶂的山峰包围,清晨的云雾弥漫在山间,犹如神仙天境般。

    奔腾不息的护城河围绕着整个乌陵郡,为其提供了一道天然的保障。

    看守郡都的守卫擦了擦惺忪的眼睛,握起武器站在了各自的岗位,与上一批守卫交换守门任务。

    在高大城墙的上方还伫立着几十具威武霸气的破军弩,专门射杀妄图强闯郡城的歹人。

    此刻看守城门的队伍乃是陈都统,五百多位将士守护着乌陵郡入口大门,任何想要进入的人都得精细盘问,这才可以放任进入城内。

    忽然,一道阴风阵阵袭来,原来是在一百米开外有着数道人影,但是一瞬间的功夫,却是出现在了陈都统的面前。

    两位赤膊壮汉抬着黑龙纹轿子,从他们两人展示出来的气势可以看出,这两人都是有着先天境的修为。

    尤其是在前面还有着一位白袍老者,第一眼就觉得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

    “请问阁下进入乌陵郡有何贵事!”陈都统双手抱拳问道。

    从他们的出身打扮就不难猜出,这些人都是江湖中人,并且还是大派人士。

    而陈都统只是一个郡都的小小都统,他知道自己一定不可以得罪眼前的人,便态度低下的问道。

    白袍老者周围始终围绕着一团黑气包裹,令其余的人无法见识到本人的真面目。

    “本座做什么事情,岂是你这种小人物就能知道的,速速让开通道,否则杀无赦。”白袍老者乃是令狐鹤,他遵从左丘凌的命令将少年运到乌陵郡。

    “全部人都让开,给前辈让出一条路。”陈都统转过身对着身后的手下大声吩咐道。

    如今他可以坐上都统的位置,不仅仅是他的实力达到了先天,而且最为重要的是,陈都统遵守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原则。

    眼前的白袍老者光是靠气势就比得上乌陵郡的最强者,陈都统可不想白白丢掉性命。

    只要眼前的人进入城内后,他再派人去通知城主,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都统可以把握的了的。

    清晨街道上的人群熙熙攘攘的,但是白袍老者散出黑气往外面扩展,周边便会空出许多的空间。

    一位上街买早餐的剑客离得白袍老者较近,便被黑气冲飞了出去,护在身前的真气盾宛如是豆腐般,轻而易举被黑气冲垮。

    剑客揉了揉肩膀,皱眉道,“好强的实力啊,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乌陵郡居然会出现一位元神境高手,看来这件事情应该跟侯爷汇报一下。”

    呼的一声,剑客消失在了原地。

    面对眼前实力强大的白袍老者,周围的人都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够纷纷绕开,从远处观望着白袍老者究竟是要去哪里。

    “阿娘,那个穿白衣服的人怎么浑身冒出黑气!”站在远处的*吱吱呀呀地说道。

    一位妇女连忙遮住*的嘴巴,脸上惊慌失措一片,急忙抱起*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虽然妇女不是江湖人士,但她可是经常见到许多人就是守不住嘴,因此被江湖之人杀害,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一只野猫不经意间窜入到黑龙纹架子上,随后一股黑气涌向黑猫,瞬间野猫就被化为一道空气消散于空气里。

    之前只是看到黑气把人撵出去,现在看到黑气居然轻而易举地杀死一只野猫,那岂不是说黑气也可以杀死他们大家。

    短短的几秒时间,聚集过来的人群像是老鼠看到猫一样离散出去,原本热闹的大街顿时变得静寂起来。

    乌陵郡都是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城池,必然是有着专门守护郡都的力量。

    在白袍老者进入城内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有大批手握兵器的武者前来。

    一位身披银光铠甲的人站在最前面,身后有着两百名乌陵卫训练有素地站立着,此人正是乌陵郡城主寒江。

    每一位城池的城主都必须由朝廷来任命,也就是说城主的靠山是秦国朝廷,任何江湖势力敢动城主,那就是不给大秦国脸色看。

    同时城主寒江也是乌陵郡实力最强者,拥有着先天境五气朝元的实力。

    身后的乌陵卫也不是吃醋的,合击之下,战斗力不亚于一位五气朝元的高手。

    寒江面色严肃看向前方道,“请问阁下是何人,为何不接受入城盘问。”

    每一个城池代表着国家的颜面,要是江湖的人都不接受盘问,那岂不是丢失国家的脸面,因此城主寒江才会第一时间上前盘问道。

    虽然寒江也是知道对方实力高深莫测,但是自己身后可是有着秦国朝廷这个大靠山,就算是惹怒了对方,对方也是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击杀自己。

    “本座是何人,关你什么事情,给我滚!”白袍老者周身黑气蓬勃而出,让乌陵卫的人站不稳连连后退。

    “这里是大秦国的土地,任何人想要进入城池必须经过盘问!”城主寒江面色不改道。

    “冥顽不化,我给你三息的时间,若是你还出现在我眼前,本座就杀光你们所有人。”白袍老者肆无忌惮道。

    “一”

    “二”

    “三”

    忽然之间,只见四周狂风大作,城主寒江以及乌陵卫还是站在原地,狂风当中夹杂着充满死气的黑气,只要黑气撕破了人的身体,对方的身体立马燃烧起一团黑烟。

    “啊!”四周响起一片片的惨叫声。

    一些乌陵卫想要离开现场,可是白袍老者不答应,黑气犹如附骨之疽,直到把所有的人都杀死后才肯摆手。

    寒江抽出一把陌刀往前冲去,但一个只有先天五气朝元实力的人,怎么可能是元神境第二层次当中的化阴入阳境大能的对手。

    白袍老者只是伸出一只手指隔空点了一下,一道带有死亡气息的黑色骷髅幻化而出,径直撞向寒江。

    寒江手中的陌刀形同虚设,连同他本人和陌刀,全都被燃烧成灰烬。

    可能寒江到死的时候还无法想象,居然有人不顾大秦国的颜面,当街杀害郡都城主。

    “现在的人啊,怎么就是冥顽不化!”白袍老者摇头叹道,随后晃的一声,连同身后的赤膊壮汉和黑龙纹轿子消失在原地。

    令狐氏乃是乌陵郡当地赫赫有名的势力,族中有着一位先天真气化罡境的老祖,听说早在一千年前,在秦国建立初期,令狐氏的祖先还是秦国的侯爷。

    在令狐氏庭院,有一位锦衣华服的鲁管家急冲冲跑进令狐氏大厅,对着坐在首位上的家主令狐行道。

    “家主,大事不好了,刚才外面的探子回报,有一位刚从外面来的人把城主寒江和乌陵卫都杀了。”

    “什么,把寒江和乌陵卫怎么样了。”令狐行目瞪口呆,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把他们都杀了!”鲁管家喘气回道。

    “谁杀的?”令狐行惊愕道。

    难道对方不知道,一旦杀死了一个地方的城主,必然将要遭受到大秦国的全面报复吗。

    突然,令狐府的大门被一道刚猛的狂风吹破,白袍老人和两位赤膊大汉出现在大厅上。

    “是我杀的!”白袍老者冷声说道。

    “没错,就是他杀的。”从外面的探子口中得出的消息,眼前的白袍老者和所描绘的人一模一样,管家这才会如此说道。

    “前辈光临令狐氏,不知有何事情!”令狐行卑躬屈膝道。

    即使令狐氏的大门被对方搞碎,自己也不可当中暴怒,对方的实力连城主和乌陵卫都不是对手,因此令狐行只能选择委曲求全,低三下气对着白袍老者道。

    “这个人是你们的人吧,本座奉命将此人送往这里。”一道黑风掀起门帘,在黑龙纹轿子里面现出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

    “是他!”令狐行惊讶道。

    这个时候令狐氏家老级别的族人也是相聚来到了大厅,就连常年闭关的令狐氏老祖令狐归也出来了。

    “老祖,你来了。”众人看到自家的老祖出来,连忙招呼道。

    白袍老人对于令狐老祖前来没有任何反响,依旧一副不可一世表情挂在脸上。

    “请问前辈是受何人吩咐,将我族人送回族内!”令狐老祖走上前一步谦卑问道。

    “嘿,本座只将此人送到这里,其余的事情不要问我。”

    白袍老人留下黑龙纹轿子,便带着两位赤膊大汉化作黑雾消散在原地。

    在白袍老人离开后,管家不屑骂道,“这都是什么人啊,这么狂妄,下一次再来这里,我一定不绕过他。”

    就是这一句话,引起了管家杀身之祸。

    一道黑雾包裹住了管家全身,一瞬息的功夫,管家整个人化为了灰烬,连令狐老祖都没有机会阻止。

    空中传来了一道白袍老者的冷哼声。

    “本座平生最讨厌有人在后背说我坏话,若是你们当中再有人像他一样,那你们一个家族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