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失踪三年的令狐鸣

    白袍老者说出的一席话如同一击重锤砸到他们丹田上,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胸口一阵疼痛。

    直到声音消散在空中,众人才醒悟过来。

    看到了前方的地上有一小块白色的粉末,众人都不禁浑身一阵颤栗,管好这自己的嘴巴和看住其他的人,防止再有人说出一些得罪白袍老者的话。

    “老祖,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令狐行躬身抱拳问道。

    “哼,你现在身为令狐氏的家主,一切的事情都由你自己来操办,而不是让我这个糟老头子出谋划策。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还不够资格坐上家主这个位置,我不介意换过一个人顶上你的位置!”令狐老祖深感不悦。

    之前的事情还一肚子气憋在令狐老祖的身上,愁着自己应该到哪里发泄去,谁知令狐行撞了进来,便把怒火撒在了他的身上。

    “是,令狐行知错了,我立马解决这件事情。”令狐行低三下气道。

    在令狐氏内,权势和威望最高的不是家主,而是活上近百岁的令狐老祖。只要令狐老祖愿意,可以随意卸任令狐行的家主位置,换过另外一个家主继承人当上家主。

    就在此时,有一位家老靠近令狐老祖的身旁,对着他低声说道。

    “老祖,轿子内的人是我们令狐氏的人。”

    令狐老祖隔空对着黑龙纹轿子一抓,轿子里面的人便腾空飘荡出来。

    一位长得眉清目秀,五官俊朗的十五岁少年落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他的双目始终是紧闭着,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令人第一时间觉得少年似乎是被人下了毒。

    “令狐鸣!”令狐老祖惊讶道。

    虽然三年的时间不曾见过这少年,但是令狐老祖对于令狐鸣还是印象深刻的。

    六岁习武,八岁炼体境,十岁凝脉境,十二岁的年纪就有着后天巅峰化元境的境界。

    在整个乌陵郡里面是天赋最高的修武天才。

    只要在修行个几年便可以踏入到先天境界,为了让令狐鸣可以更长远的发展,令狐老祖特意嘱咐将十二岁的令狐鸣遣送到顶尖势力炼神剑派当中。

    希望日后令狐鸣习武归来时可以壮大令狐氏。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据活着回来的人说,在路经南蛮之地时被恶寇埋伏,令狐鸣被恶寇当场诛杀在南蛮密林当中。

    可谁知令狐鸣居然回来了,这怎么不让令狐老祖惊讶万分。

    “三年了,我们令狐氏的天才又回来了,我们令狐氏即将要走出乌陵郡,哈哈!”令狐老祖眉开眼笑道,之前的一肚子怒火转眼之间烟消云散,脸上只有着一片激动神色。

    在场的人当中大部分是为此感到开心,但还是有一些人强欢颜笑,内心当中充满了阴狠的想法。

    此时一位靠近令狐鸣的家老伸手抚摸着他的额头,脸上带满了怪异的神色。

    “老祖,令狐鸣的身体没有中毒,也没有部位受到损伤。”

    “好好好!”令狐老祖激动的连说三个好字。

    “但是!”那位擅长医术的家老支支吾吾着,似乎是在确认自己该不该把话说出来。

    “但是什么,但说无妨!”令狐老祖凝神道。

    “他体内没有任何真气波动,并且武者最为重要的丹田消失了。”

    在场的众人都明白他说的意思,指的是令狐鸣已经没有任何的修为。

    武者的丹田一旦被毁掉,想要第二次重修丹田可没有那么般简单,对于生活在乌陵郡的令狐族人而言,丹田被毁也是指已经告别修武之道。

    “你说什么!”令狐老祖的暴脾气顿时涌了上来。

    疾如风似地抓住那位家老的衣领,右手在先天罡气的包裹下,狠狠将家老扔向大厅外的墙壁上。

    “咚!”半片墙壁轰然倒塌,废墟当中的家老不知生死。

    令狐老祖不仅仅修为是令狐氏的最强者,而且论暴脾气也是令狐氏最大的人,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族中的任何人都不敢违逆令狐老祖的意愿。

    听到令狐鸣已经变成一个不能修武的废人,令狐老祖心中美好的愿景瞬间破裂,连一点美好的瑕疵都没有留下。

    这个时候,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和令狐老祖一样,脸神当中充满了失望。

    但还是有一小部分的人暗自窃喜,只是在这种场合里不好就此展现出来。

    “啊!”令狐老祖隔空一拳轰向大厅外的水缸,顿时直径五尺的水缸轰然碎裂,以此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老祖,令狐鸣是那个白袍老者送来的,该不会是他们把令狐鸣的丹田毁掉的。”一位身穿深蓝色素衣的家老问道。

    令狐氏的家老都是有着先天境修为的人,一共有着十九位家老,他们当中也是分为了好几个派系。

    “哼,亏你还是我们令狐氏的家老,简直脑子没有长在头上,对方连乌陵郡城主寒江都可以举手投足之间击杀,毁掉我们令狐氏更是轻而易举。

    把令狐鸣的丹田毁掉,并且还把他带到这里,难道他们是吃饱了撑的才会这么做的。”

    大厅里的两个派系家老互相争执着,使得大厅吵闹一片。

    “都给我静下来!”令狐老祖冷哼道。

    两个派系的家老立马闭上了嘴巴,看向着令狐老祖。

    令狐老祖走向昏迷的令狐鸣身旁,从袖子里面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一颗雪白的丹药出来。

    这颗丹药身上弥漫着一股清香,令大厅里的人不由自主深吸了大厅里流荡下来的药香。

    丹药表面上还刻有着一道忽隐忽现的白纹,显得此丹药更加的不凡。

    “一纹清毒丹!”认识此丹药的人忍不住低声说道。

    丹药当中也是有着高低贵贱之分,品阶由下而上分别是一到九纹,其中一到三纹为凡品丹药,四到六纹为地品丹药,七到九纹为天品丹药。

    清毒丹只是一纹丹药,有着唤醒他人和清除毒素的功效。

    既然令狐鸣的丹田已经被毁了,但是还有着许多的事情令狐老祖深感不知,只有唤醒令狐鸣才可以解除令狐老祖心中的迷惑。

    清毒丹的功效很快就来,半柱香的功夫,昏迷已久的令狐鸣睁开了眼睛。

    出现在令狐鸣眼前的第一人是令狐老祖,使得令狐鸣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但由于他长久昏迷,许久身体没有运动,令狐鸣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便快要摔倒在地。

    “你不用站起来,坐在椅子上就好了。”令狐老祖威严的神色看向令狐鸣,对于令狐鸣第一时间看到自己时的做法,深深感到了由衷欣慰。

    “令狐鸣遵命!”少年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令狐家主令狐行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眼睛死死的盯着令狐鸣,担心令狐鸣会说出一些对他不利的话。

    事实上,三年前遣送令狐鸣去炼神剑派时,是令狐行特意嘱咐族中的几位心腹合伙击杀令狐鸣。

    令狐行很担心令狐鸣一旦从炼神剑派回来时,会抢走他的家主位置,因此才会有了这大胆的想法。

    本来就要把令狐鸣斩杀在马下时,一只白色的巨猿忽然从高树上跃下来,一只手抓着身受重伤的令狐鸣往远处跑去。

    围攻令狐鸣的几个人以为令狐鸣落在了异兽手中肯定是死定了,便没有追赶过去,而是回到令狐氏中,对令狐行说少年已经死在了剑下。

    令狐行非常担心令狐鸣会将南蛮之地遇袭的事情告诉老祖,一旦事情被老祖知道了,不要说是令狐行的家主位置不保,就连令狐行一脉也要赶出乌陵郡。

    “令狐鸣,你已经失踪了三年,告诉老祖,这三年里,你到底经遇了什么事情,是谁毁掉你的丹田。”令狐老祖深沉问道。

    他的眼睛上的瞳孔凝成了一点,只要令狐鸣说出了一句假话,立马就可以被他判断出来。

    “失踪了三年,什么三年啊,我不是一直都在乌陵郡吗,老祖,你说什么呢!”令狐鸣愕然道。

    三年前的令狐鸣在武道上的天赋是一骑绝尘,受到了族中许多人的重视,有时老祖还会刻意腾出时间指点下令狐鸣,这让少年的令狐鸣对令狐老祖充满了亲切。

    族中的人对于令狐老祖是敬畏的,而令狐鸣对于令狐老祖是感到亲切的。

    令狐老祖从令狐鸣的脸色和语气当中判断,可以明确得出令狐鸣说的是真话。

    “这三年里,你什么事情都忘记了?”令狐老祖摇头沉沉道。

    “老祖,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昨天还跟我说了,明天让我去炼神剑派修炼。”令狐鸣一头雾水道。

    令狐老祖摇摇头,难道令狐鸣真的是失忆了,现在的记忆还残留在三年前准备前往炼神剑派的前一天。

    令狐行和一旁的心腹听到令狐鸣如此说出,心里面感觉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安全的放了下来。

    “大家怎么都在这里,而且一个个还这么奇怪的看着我,老祖,我去练武房练练身法,昨天的那门轻功我似乎抓住了关键,相信今天就可以掌握这门轻功。”令狐鸣拍了拍胸口自信道。

    但是在他拍向胸口的一瞬间,他的脸神顿时僵硬住了,低下头无法相信道。

    “怎么回事,我的丹田怎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