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栽赃陷害

    蔡神医仓促地带着易江河离开,连为什么离开这里的理由都没有和众人说。

    等到令狐老祖往前看着令狐鸣时,发现令狐鸣再次陷入到昏迷当中。

    无论周边的人怎么喊叫,他都是难以苏醒过来。

    “我们令狐家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位绝世天才,如今却是变成了这个样子,摆了,把令狐鸣抬下去吧,三年的时间里失去了记忆和丹田,心里面也是有些苦闷,以后每个月的例银多拿两倍给他。”

    令狐老祖叹了一口气,仿佛整个人老上了十岁般,让身后的一些人看来,老祖的背影有些衰老了许多。

    “是,令狐行听命!”令狐行虚情假意道。

    在老祖走后,他看向令狐鸣的眼神,竟然是看待必死之人的眼神,令狐行对只有十五岁的令狐鸣启动了杀心。

    令狐鸣的记忆谁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恢复,等到对方恢复之日,那他这个家主也就到头了。

    令狐老祖一旦得知这件事情的原委,凭借令狐老祖的手底下的那股狠劲,一定会把断送令狐家机缘的罪魁祸首当初诛杀。

    也正是这个原因,令狐行的心里面对昏迷的令狐鸣起了杀心,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三日转瞬即逝。

    在一处幽静寒蝉的小院内,令狐鸣已经在床上躺了三天。

    自从令狐鸣的父亲神秘失踪了十年,令狐鸣这嫡系一脉本来就要落寞,所幸令狐鸣少年时展现出天资卓越的修武天赋,这才让令狐鸣一脉得以保全令狐氏嫡系一脉的位置。

    令狐鸣这一脉本来就人烟稀少,前前后后加起来还不到一个巴掌的人,只有他和他的娘亲。

    不像是令狐行家主一脉的嫡系族人,拥有着近百的族人。

    令狐鸣一只手撑着床边坐了起来,昏沉的脑袋上似乎是遭受了海啸肆虐,让他现在还是感到非常难受。

    看到不远处的圆形桌上放着茶水,便想要下床来喝几口水。

    突然,有一位年轻的女孩提前端起茶水,送到了令狐鸣的床头边上。

    灵光闪闪的大眼睛刚好对上了令狐鸣的眼睛,女孩娇羞似地低下头道,“少爷,你要的茶水。”

    令狐鸣没有接过杯子,直接对着茶壶的出水口往自己的嘴里面倒去。

    直到茶壶里面再也没有一滴水,令狐鸣才心满意足的把茶壶递给了女孩。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还有,你为什么要叫我少爷。”喝下一壶茶水过后,令狐鸣的脑袋也是清醒了许多,看着眼前陌生的清装女孩感到好奇。

    “少爷,我是你的丫鬟余璇啊,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清装女孩黛眉微蹙回道。

    “你是余璇,你真的是余璇,怎么你长的这么大了,我都有点认不出你来了。”令狐鸣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好脑勺。

    “不仅是我身体和容貌变化了,就连少爷你也是变了!”余璇从书桌上抽起一块镜子,对着令狐鸣的脸上照去。

    “这,这真的是我!”令狐鸣此刻有些结结巴巴,对于镜中之人感到异常的惊讶。

    镜中的男子容貌上已经像是一位成年人,两鬓的头发都往后面束起,修长冷峻的脸庞无比帅气。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令狐鸣看向镜子当中的眼睛,顿时会有一种触电的感觉,似乎镜子中的自己眼睛不容直视。

    “三年了,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到了这个年龄都会变化点。”余璇道。

    令狐鸣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忽然令狐鸣的肚子响起了一股嘟嘟声。

    “少爷,你都昏迷了三天,无论我们怎么叫醒你,你都是醒不过来,三天都没有吃饭了,想必你是挺饿的,我去叫厨房那里弄点好吃的给点。”余璇听到少爷肚子饿的叫声,便打算去厨房弄点饭菜。

    “不用了,等到饭菜端上来的时候我早就饿死,还是我直接去厨房那里找点东西吃就行了。”令狐鸣说干就干,直接下床穿上鞋子往外面走去。

    三年的时间虽然人的容貌变化了,但是令狐家的院落布局规划还是不变。

    找到了厨房后,不管厨房内的其余人关注,直接掀开蒸笼,拿起蒸笼里面的肉包大快朵颐。

    “这里有没有水啊,快拿点水过来。”连续吃掉了五个包子后,令狐鸣的嘴巴里面有点微微干燥。

    下人递上茶水,站在一旁,帮着令狐鸣从蒸笼里面取出肉包。

    半个时辰过后,令狐鸣的肚子微微隆起,他打了个嗝,便往外面走出。

    虽然在外人眼中已经过去了三年,但是在令狐鸣的印象里,现在就像是昨日昙花。

    一路上的下人遇见令狐鸣都会说声少爷,但是从令狐鸣的耳边听来,怎么有一点奇奇怪怪的感觉。

    在令狐家的一处小池边上,有着两人站在此地,嘴里面低声似的,不知道是在说什么难以告人的秘密。

    突然有一位下人心急火燎地跑向前来,对着小池边上的两人恭恭敬敬道,“宗少爷,钦长老,令狐鸣那小子终于出来了。”

    “好,那就依照计划行事,最好这一次直接把令狐鸣赶出令狐家。”宗少爷兴奋地点了点头。

    池水中的一条黑色鲤鱼涌出水面,令狐钦两指合并,一道先天真气精准地打在了黑色的鲤鱼身上,顿时鲤鱼便的四分五裂起来。

    “只要令狐鸣被赶出令狐家,那就轮到我来把他赶尽杀绝。”令狐钦阴冷深沉道。

    令狐鸣走到了练武场上,看着辽阔的练武场内练功的族人,而自己却是只能站在一边观看,不能够加入到其中让令狐鸣感到非常的失落。

    三年的时间对于令狐鸣来说就是睡了一叫,当中做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噩梦。

    就在此时,有一道调侃似的声音在令狐鸣的耳边响起。

    丹田被毁,使得令狐鸣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连身后十几米远外的人都没有察觉到。

    换在是令狐鸣巅峰的时刻,就算对方在五十米开发不发出一点声音,令狐鸣都可以通过自身的五感感受到人。

    “令狐家曾经的第一修武天才,如今却是只能站在练武场外看着大家练,身体内的丹田被毁,形同废物,真的是可笑啊。”令狐宗嗤笑道。

    令狐宗乃是令狐行的独生子,曾经若不是令狐鸣的光环一直遮住他,那他就是令狐家的第一天才。

    “关你什么事,我的丹田被毁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令狐鸣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便立马转过身,打算离开现场。

    “你都是一个废物了,脾气还是这么倔强。”

    “嘿!”令狐鸣不屑笑道。

    如今自己现在都已经不是武者了,没有必要再拉上仇敌,可以在令狐家得过且过就好了。

    “说真的,我真的是不忍心可怜的你被赶出令狐家,但是不好意思,只好让你暂时委屈你一下。”令狐宗奸诈笑道。

    令狐宗呼的一声抓住令狐鸣的手腕,对着练武场下的人大声喊道,“有小偷啊,好你个令狐鸣,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偷,赶快把我父亲送给我的化元丹交出来,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什么化元丹,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你不要颠倒黑白。”令狐鸣对着令狐宗大声喊道。

    他的手腕被对方狠狠抓住,手腕边上都被对方抓成了一个深红色的印记。

    手腕上的痛让令狐鸣眉头微微皱起,这让练武场的人感觉,这是令狐鸣气急败坏才会如此。

    “一纹丹药化元丹,连如此贵重的东西都敢偷,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不会吧,之前令狐鸣在令狐家的声誉还是非常好的,没有必要为了丹药,毁掉自己的声誉。”

    “什么不会啊,你不知道令狐鸣已经丹田被毁了,说不定他是想要靠化元丹再次塑造丹田。”

    “真相是不是这样,那就看看令狐鸣的身上究竟有没有化元丹。”

    练武场的人互相议论着,练武的事情被他们暂时放在了一边,把重心放在了令狐鸣的身上。

    “被我抓住还不承认,那你敢不敢当着大家的面,让我搜搜你的身上!”令狐宗步步紧逼道。

    “好,身正不怕影子歪,反正我又没有偷你的狗屁化元丹。我倒是非常好奇,你为什么要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嫁祸于我,你到底是有什么居心!”令狐鸣瞪大眼睛凝视着对方。

    本来令狐鸣打算今后安安稳稳地留在令狐家里,可是总有一些恶人不想让他好过。

    既然如此,令狐鸣也不用那么客气。

    一只被剪去利爪的老虎,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一只老虎,发飙起来还是会咬人的。

    “少给我讲那么多的废话,一搜便知道我有没有冤枉你。”

    令狐鸣伸开手臂,任由着对方搜索。

    令狐宗从令狐鸣的身后走去,抬起手来,手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锦盒,大声喊道。

    “还说不是你偷的,如今人赃俱获,我看你怎么解释,跟我长老堂走一走吧,曾经的令狐家第一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