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人微言轻

    “我没有偷你的化元丹,是你在搜索我身上时,故意把化元丹放在我的身上,你是想要栽赃陷害我!”令狐鸣往后退了一步,大声对着对方吼叫。

    “嘿,证据在我的手里,你就算是说破了天也没有用,跟我走一趟吧。”令狐宗嗤之一笑,显然是对于令狐鸣的反抗感到满意。同时也对自己的计划感到钦佩。

    在外人的眼中,令狐鸣的反抗越加的激烈,那就是越加的心中有鬼。

    令狐鸣转过头看着身后的族人,刚才他们几个都是在自己的身后,一定可以看到令狐宗所做的一幕。

    令狐鸣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的对那几个人问道,“你们是知道的,刚才肯定看到是令狐宗把化元丹放在我的身上,是不是!”

    站在令狐鸣身后的令狐宗眼神中瞬间闪出一道冷光,直直地对向了站在前面的几位族人。

    三年的时间里,令狐家年轻一脉早就奉令狐宗为首,一是出于他本身天赋就高出众人,如今十七岁的年纪便有着后天境第二层次的凝脉境。

    二是出于他的身份背景,一位令狐家家主的独生子。

    大家都知道令狐家家主令狐行对令狐宗有很高的厚望,一旦得罪了令狐宗,那所迎面而来的是令狐行一脉的打压。

    可以尽量不惹事情那最好不惹,这是大多数的令狐家子弟遵从的原则。

    而令狐鸣就没有什么独尊的地位,过去的第一天才光环已经失效,代之而来的身份是一个没有习武资格的废物。

    令狐宗不可以得罪,那只好得罪令狐鸣。

    “没有看到。”三位令狐家子弟连忙扭头否认。

    “你们明明是看到的,为什么要说谎。”令狐鸣不可置信的对那几个人道。

    此刻的令狐鸣心中还是处于过于那般的高贵,认为对方肯定是百分百支持自己,更何况这是一个*裸的栽赃嫁祸,对方更应该支持自己的。

    为什么他们明明是看到真相,但却是不敢大声说出来,而是当着众人的面说谎话。

    我失踪的三年里,令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们昧着自己的良心,替令狐宗遮挡谎言。

    难道现在的令狐家的年轻一辈都是以令狐宗为首了?

    一瞬间的功夫,令狐鸣心中想出了很多的事情。

    “听到没有,我没有栽赃嫁祸你,小兔崽子。”令狐宗此刻脸上那种洋洋得意的样子,让顿时醒悟过来的令狐鸣一阵不爽。

    就在此时,一位穿着青色衣衫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他每次慢条斯理走出一步,但在众人眼中却已是走出数米。

    脚下蔓延着青色的先天真气,与原来在练功场练武的年轻一辈子弟的真气是天壤之别。

    凡是离青色衣衫男子三尺内的令狐子弟,皆是毕恭毕敬的对他说了一声。

    “钦长老。”

    长老这个身份在令狐家内是家老,族中的子弟遇见家老都要叫一声长老。

    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上令狐家的家老,任何一位家老的修为必须要先天境。

    整个令狐氏嫡系旁支加起来也就一千五百人左右,能够当上家老的先天境高手不过三十,可以显见成就先天是何等的艰难。

    “钦长老,你来了实在是太好了,令狐鸣这小子居然敢趁我不备,偷偷溜进我的房间拿走我的化元丹,现在人赃并获。”令狐宗张开手显出装有化元丹的镜盒。

    “哦,有意思啊,三年前名动乌陵郡的第一天才居然偷宗少爷的丹药。”令狐钦饶有兴趣似地摸了摸长须。

    “我没有偷,我是什么样的人,三年前你们就是知道了,我就算是变成了一个不能习武的人,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台下的众人回想起了三年前的令狐鸣,真如同他所说的那般,曾经的他是一位问心无愧,铁骨铮铮的武者,他们也不会认为令狐鸣会怎么做。

    但是当他们想起钦长老和令狐宗是一伙时,便明白了事情是什么原因,一个个闭上嘴巴,看向令狐鸣的眼神带有同情的神色。

    “三年前不会,但是不代表三年后不会这么做,既然你是偷了宗少爷的丹药,并且还是当着面被抓获,你接下来就等着长老堂对你的惩罚。”令狐钦佩冷笑道。

    “完了,令狐鸣一旦被送到长老堂,以偷取化元丹的罪名,后果肯定是凄惨的。”

    “是啊,化元丹是一纹丹药,换做是旁系子弟偷取此丹药,一定会被赐死的。”

    “哎,就算是嫡系也无法逃脱处罚,轻则赶出令狐家,重则...”有一位台下的令狐子弟说道最后不忍心继续说下去。

    台下又是互相争论着。

    “哼,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两人是合起伙来陷害我。在我最巅峰的时候不好打压我,而在我落魄的时候对我落井下石,甚至直接设计陷害我,令狐宗,令狐钦,你们两个真的是好样的?”令狐鸣摇头一脸苦笑。

    在三年前,令狐鸣就已经是后天境第三个层次化元境,族中的家老和老祖对令狐鸣给予了厚望,那个时候的他,给对方一百个胆子也是不敢这么做。

    “放肆,竟然敢污蔑家老,该罚!”令狐钦随意一挥青色长袖,一道青色的先天真气鱼贯而出。

    先天真气撞向了令狐鸣的胸口,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只疾跑当中的马撞击般,巨大的疼痛瞬间燃上了他的心头。

    直接倒飞四五米才停止下来,倒下来的那一刻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无知小儿,既然敢辱骂老夫,那老夫就不介意施加点惩罚,这还是老夫只用上了半成的先天真气,就把他伤成了这样,身体简直是不懈一击。

    令狐钦站在一旁,看着令狐鸣倒飞出去,心中如此想道。

    面对长老级别的长辈,令狐家的子弟都是一副敬畏的神色,哪怕如今令狐钦将令狐鸣击伤,台下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替令狐鸣说话。

    只能怪令狐鸣气数已尽,昔日得罪了令狐行一脉的人。

    令狐鸣干练地擦去嘴角上的鲜血,微微弱弱的从原地站立起来,往地上吐出嘴中瘀积的残血。

    身上即使受伤,但是在令狐鸣的内心里面依旧还是顽强。

    令狐鸣扶起额头上漂乱的碎发,眼神当中入出了一股从所谓有的感觉。

    当令狐鸣的眼神对视上令狐钦时,令狐钦觉得自己是被一只深渊底处的恐怖存在盯上,不禁让他浑身一个战栗。

    “令狐钦,三年前你还是化元境,你在我的面前就是一只蝼蚁,如今你达到了先天境,可以以着长老的位置编造一个借口教训我,我并不恨你。

    我只恨老天这么不公平,夺取了我的体内丹田。

    如果这三年我没有这悲惨的事情,那我敢肯定,现在倒在地上的人一定是你!”

    令狐鸣每说出的一个字像是一道攻*击在令狐钦的心上,让令狐钦感到自己的气息有些浓厚起来。

    三年前令狐鸣还只是化元境时,就与还没有当上长老的令狐钦交战。

    那一战对令狐钦而言如同梦魇一般,虽然那时的两人境界都是化元境,但是令狐鸣就像是一个变态,三招就把同级别的令狐钦凑得体无完肤。

    “大言不惭,还没死的话就跟我去长老堂吧。”令狐钦皱眉道,两手交叉着。

    “为什么我要和你们去长老堂,我没有偷化元丹,是令狐宗故意栽赃嫁祸。”令狐鸣义正言辞道。

    “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跟我们走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令狐钦冷然笑道。

    之间令狐钦两指合并着,四周的灵气汇聚在两指指尖上,一道拥有毁灭性力量的灵气光团随着令狐钦的抖动,直接向着令狐鸣脆弱的身躯上轰去。

    臭小子,我就不信你还能挨得住这招!

    令狐家主修指法,后天境的武者只能够利用指法近身搏斗,而到了先天境就不同,那是可以通过指法远距离战斗。

    实力强劲的高手更是可以百米之外去敌人首级!

    指尖光团转瞬即逝来到了令狐鸣的面前,此刻的令狐鸣在刚才挨过了一招,身上已经再也没有力气躲避。

    他闭上了双眼,脸上没有表露出一丝胆怯的神色。

    就在指尖光团与令狐鸣还有一尺时,令狐鸣的身后立马涌现出一道黑影。

    黑影人的速度异常快,还没有等到令狐鸣回过神来,一道强劲的风吹在了他的脸庞。

    黑影人的手掌迎向了指尖光团,指尖光团与对方手掌上传来的力量实力悬殊,一个照面,指尖光团便消逝在这方空间当中。

    令狐鸣睁开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向身后的黑影人。

    那人是令狐鸣一位至关重要的人,哪怕是用令狐鸣的性命换取对方的性命,令狐鸣会毫不犹豫。

    “阿娘!”

    “孩子,阿娘来晚,让你受苦了,刚才发生的事情阿娘都知道了,接下来就让阿娘替你讨回公道,伤害你的人,阿娘会帮你一笔一笔的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