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阿娘

    令狐鸣的阿娘穿着一副靛青色的衣衫,脸上表露出一股女子当中少有的英气和俊俏。

    头上戴的斗笠还没有摘下,在外面的人看来像是一位女中豪杰。

    已近年近四十岁的年龄,但是在令狐鸣阿娘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皱纹,仿佛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少女。

    “骆惠,你不是去外面寻找治疗你儿子的秘法,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令狐钦眉头微微皱起,显然是对刚才骆惠出手挡下自己的指法感到惊讶。

    没有想到令狐鸣的一家都是不凡之辈,不仅令狐鸣曾经超凡脱俗,就连他的母亲骆氏也不简单,看她出手的招数和真气波动,一定也是有先天境的实力。

    令狐钦还在惊讶于骆氏展示出来的惊艳实力,心中暗自想道。

    “我要是没有早点回来,我儿令狐鸣就要被你们的奸计害死,是吧。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我儿令狐鸣偷了你们的化元丹吗,我倒是想要反问你们,区区一个化元丹而已,以为我们这一脉真的会出不起吗!”骆氏此刻像是一位女中豪杰,每一句话都说在了关键的位置上。

    “区区一个化元丹,一枚一纹的丹药被你说成是区区一个,嘿,你倒是拿出来一枚化元丹啊。”令狐宗上前一步步步紧逼。

    他也是在此刻知晓了骆氏有着先天境的修为,也没有想到骆氏居然隐藏的这么好,十多年来都没有发现她的武道修为。

    但就算骆氏有着先天境的修为,令狐宗脸上没有任何胆怯的神色。

    自己这边的是家主一脉的人,光是先天境的长老就有六名支持,而对方只有一位先天境,因此没有什么好怕的。

    “我的身上没有化元丹。”骆氏摇头道。

    “没有化元丹,那你凭什么说是区区化元丹,有什么证据为你的儿子令狐鸣证明。”令狐宗冷喝道。

    “我还没有说完,化元丹这种垃圾的丹药我是没有,我倒是有更高级的丹药,三纹丹药修元丹。”骆氏沉着冷静,换换从袖中取出一个药瓶。

    拔开了瓶盖,顿时空气当中弥漫着一种药香四溢的味道,仿佛多闻几下空气中的药香,就对自己的修为产生无法估计的好处。

    骆氏的一席话犹如一道响雷打在了每个人的身上,三纹丹药修元丹,她居然有如此高级的丹药。

    一纹丹药主要是用于后天境的武者,二纹丹药则是先天境的武者才用得上,三纹丹药就不简单了,有资格服用此丹药的人都是一些真气化罡的先天武者。

    像是令狐老祖那般级别的武者。

    三纹丹药修元丹,顾名思义便是可以修复体内受伤的元气丹田,拥有着起死回生之效。

    “你,你怎么可能有这么贵重的丹药,肯定是盗取了令狐家藏宝楼的宝物,三纹修元丹是从里面盗取出来的,赶快把丹药上交过来,否则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令狐钦看到修元丹的一瞬间,内心当中充满了激动,心中有了抢夺修元丹的想法。

    只要把这女人手中的修元丹抢过来,我的实力肯定会更上一层楼,就算是此刻让我离开令狐家也是心甘情愿。

    不仅连令狐钦有抢夺丹药的想法,就连台下的众多老一辈人也是有了这种想法,可是他们都是后天境的修为,此刻只能望洋兴叹。

    “一有什么好东西,你们这些走狗们便想方设法夺取,之前我隐忍了这么久,也该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实力,好让你们知道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骆氏摘下斗笠,浑身上下顿时真气弥漫。

    “我就不信你一个女人还能比我还强!”令狐钦身上先天真气涌现而出。

    骆氏疾如风冲在了前面,右手掌包裹着一团淡红色真气,让台下的众人感觉到,这一团淡红色真气拥有着强烈的死亡气息。

    令狐钦所用的武学乃是令狐家成名的武学洞天指,族中的子弟都修炼过此指法。

    洞天指一共分为四种层次,入门隔穿指,小成破体指,大成洞地指,圆满洞天指。

    大部分的令狐子弟只是修炼到入门阶段,只有长老们才修炼到小成阶段。

    令狐钦一出手便是绝招,直接施展出破体指,把全身上下所有的真气和力道凝聚在两指间。

    两股力量一瞬间相撞在一起,在两侧上引发出两道爆诈,掀起了四周的尘土。

    在视野模糊的尘土间,骆氏和令狐钦再次对上了几招,等到尘土散去时,只见令狐钦犹如漏气的气球,直接飞到了另外一处地方,直到撞在了一棵树才停止下来。

    “噗。”令狐钦不由自主吐出一口鲜血。

    在与骆氏对拼时,令狐钦发现对方的实力远远强于自己。

    对方似乎并不想要直接一招击败自己,而是想要好好折磨一下令狐钦自己。

    他并没有想错,骆氏想的的确是如此,儿子令狐鸣都被令狐钦打成了这幅摸样,那自然是十倍偿还。

    五招的过程当中,骆氏每一次出招都是击在令狐钦的四肢上,每一次的出手都可以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相信令狐钦回去之后,一定会非常懊悔今日所做的事情,他千不该万不该对令狐鸣出手。

    没有两三年的时间,令狐钦是绝对不能够再次站立起来。

    除非家主令狐行给出二纹级别的恢复型丹药,不过看令狐行这种人,想要从他的身上敲出一枚二纹丹药,不亚于痴人说梦。

    “还不赶快把你们的钦长老抬走,难道是想要等到他死,等到他变成尸体才抬走。”骆氏把目光看向了几位令狐行一脉的子弟。

    就在此时,令狐宗上前一步,装作底气十足的模样对骆氏道,“骆惠,你居然敢打伤我令狐家的长老,你可知道你是犯下了大罪。”

    “令狐家家规中写到,凡是栽赃嫁祸者,族中的子弟皆是可以群体而攻之。”骆氏淡然笑道。

    “你你....”令狐宗顿时说不出话来反击。

    她说的没有错,令狐家的家规当中的确是有这一条,因此她出手击伤令狐钦理由充足。

    “刚才是你污蔑我儿令狐鸣,说是偷你的化元丹吧,既然你已经反了族规,那我就替你的长辈好好教训你一下。”

    就在骆氏一掌要拍在令狐宗的胸口时,有一道老迈沧桑的声音响了起来。

    “骆氏,你能否看在老夫的颜面上,放过我此人。”一位穿着白衣素服的白发老人说道。

    在台下的令狐家子弟看向老人都是带有尊敬的神色,与看向令狐钦的眼神截然不同。

    令狐钦是由于他的实力才让大家敬畏,而眼前的令狐家老人则是让台下的所有人发自肺腑的尊敬。

    “葛老。”

    葛老是和令狐老祖同一个时代的人,到现在为止,整个令狐家族当中和令狐老祖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眼前的令狐葛。

    骆氏听到葛老的声音,连忙收起掌来,双手抱拳道。

    “我丈夫曾经受到葛老你的恩惠,如今葛老你叫我停手,我便立马停手。”

    “多谢,之前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带着令狐鸣先回去吧,剩下来的事情就由老夫处理,几日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葛老慈祥似的点了点头道。

    “那就多劳葛老你辛苦了!”骆氏点点头道。

    看到骆氏带着令狐鸣离开练武场,葛老恨铁不成钢看着站在一旁的令狐钦和令狐宗。

    回到了令狐行一脉的小院中,丫鬟余璇听到少爷回来了,立马往令狐鸣的房间走去。

    只见令狐鸣盘腿蹲在床上,身上时不时冒出一股股热气腾腾的烟雾。

    而令狐鸣的母亲骆氏则坐在一旁的桌凳上,运输着真气替令狐鸣运转丹药的能量。

    从刚才回来的时候,骆氏就把三纹丹药修元丹让令狐鸣服用。

    说起这个修元丹,还是骆氏千方百计从娘家那边苦苦得来的,辛苦了三天,终于还是求得了修元丹。

    整个令狐家现在没有任何一个知道骆氏的娘家,但从今日显示出来的三纹丹药便可以得出,骆氏的娘家势力绝对比乌陵令狐家还要庞大。

    “夫人,都是我不好,让少爷独自一人走出院子。”余璇满怀愧疚道。

    从回来的路上她便听到了一些事情,当得知令狐鸣受伤了,她第一时间里急忙跑回了小院。

    “没事,你先关上门出去,有事我在叫你!”骆氏温柔说道。

    骆氏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对于外人面前总是表露出刚毅的样子,尤其是丈夫神秘失踪后。

    而对于自己的人便是心慈手软,百般溺爱。

    修元丹不愧是三纹丹药,鸣儿外表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治愈,相信体内的丹田也是有机会修复。

    从娘家的高人得知,修元丹有一定概率治疗好破碎的丹田。

    一个时辰过后,直到令狐鸣的身上没有烟雾冒出,骆氏才收起了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怎么还是修复不了丹田,难道修元丹还不足够治疗好鸣儿。”骆氏摇摇头心中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