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脑海中的声音

    修元丹的药效十分的庞大,对于先天境的武者来说,没有一天的时间是绝对炼化不了的,更不要说是不是武者的令狐鸣。

    哪怕是骆氏替令狐鸣引导丹药能量,令狐鸣也得炼化两三天。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乌陵郡的城主以及乌陵卫全体被杀一事惊动到了西秦朝廷,朝廷派出力量前去调查。

    但是经过数天的时间,却没有一点的发现,只好往附近强大的武林势力走动走动,希望可以得到一些情报。

    新任的乌陵郡城主也下来了,听说此人是常山侯爷的坐下大弟子,修为比过去的城主江寒还要强大,有着先天境五气朝元的实力。

    夜晚,骆氏终于替令狐鸣引导完了全部丹药能量,可是令狐鸣除了之前受到的外伤恢复好了,丹田还是没有一丁点修复的痕迹。

    “阿娘,不要伤心了,可能是天命如此,老天爷故意不让我走上武者这条路。”

    令狐鸣见到阿娘黯然神伤,便忍不住安慰道。

    “鸣儿,都是娘没有用,不能够把你的丹田治疗好,不过你放心,阿娘一定会想办法把你的丹田治好的,就算是治不好,阿娘我一定会拼上性命保护你一生周全。”

    母爱就是如此的伟大,哪怕自己的儿子遭受到了巨大的灾难,母亲永远是第一时间站在他的身前,替其遮风挡雨。

    “阿娘。”令狐鸣直接倒在了骆氏的怀里。

    良久之后,令狐鸣好奇的对阿娘问道。

    “阿娘,我在以前都没有见过你练过武,怎么前几天却是展示出来如此惊艳的实力。”

    “嘿,傻孩子,在你出生后我没有练武,但是不代表我在以前没有练过啊。”骆氏温柔回道。

    “那你的实力是不是已经达到了先天境?”令狐鸣问道。

    骆氏缓缓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令狐鸣总是觉得娘亲似乎想要遮蔽自己的武道修为,不愿意跟令狐鸣透露出太多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在骆氏离开了房间后,书房再次陷入到了沉寂。

    令狐鸣盘腿蹲在床上,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胸口上丹田的部分。

    “要是你还在的话该是多好啊,那些恶徒就不会肆无忌惮对我出手了,我也可以完成从小就有的理想,找到失散十多年的父亲。”令狐鸣叹息道。

    有了丹田就有成为武者的资格,没有丹田的人,特别是在修武世家当中,没有丹田就是如同废物一般,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就在此时,一道深沉的声音响起。

    “你的丹田还在,不用担心!”

    “是谁,是谁在说话,快点给我出来。”令狐鸣走到床外,往书房的四周观察着。

    “若不是你小子用修元丹唤醒本座,本座是绝对不会主动苏醒过来的!”那道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唤醒你,什么意思,还有,你说我的丹田还在!”令狐鸣眼神中激动道。

    “三纹丹药只能唤醒本座半炷香的时间而已,还不是真正的唤醒我。你之前不是一直抱怨着丹田怎么会突然消失吗,那我就告诉你真想,你的丹田被本座吞噬了。”

    深沉的声音是从令狐鸣的脑海中发出,也就只有令狐鸣可以听到,外面的人根本就是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

    忽然,丫鬟余璇走到了令狐鸣书房门外,敲了敲门道。

    “少爷,你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让我去告诉夫人。”

    “不用了,刚才我做了一个梦,你回去睡吧!”令狐鸣看向门外面的丫鬟余璇的倒影。

    “好的,那小璇就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大声说一下。”余璇尽心尽责回道。

    直到门外的倒影消失,令狐鸣才转过身,坐在了床边上。

    只见令狐鸣的表情瞬间变得横眉怒目起来,身上的气息都有一些紊乱。

    “我的丹田是被你吞噬了!”

    “不用担心,你的丹田有幸被本座吞噬,那本座自然是不会让你吃亏的,会施法再次帮你重新塑造一个更加强大的丹田,更何况你之前的那个丹田根基漏洞百出,就算是终其一生,也是难以突破到元神境。”深沉的声音自鸣得意道。

    “你能够帮我重新塑造丹田?”令狐鸣眼睛一亮,不禁颤抖起来。

    “本座说到做到,但是前提是有一道庞大的天地能量支持,如果是换做丹药,那至少也得要地级四纹丹药。”

    “地级四纹丹药,你还不如直接打死我算了。”令狐鸣瞪目结舌道。

    地级四纹丹药的价值可不是三纹修元丹可比,就算是十枚修元丹,也是比不上一枚品质最差的四纹丹药。

    这种级别的丹药只有先天境天人合一的武者才有资格服用,像乌陵郡令狐氏这个小家族,整个族中有三枚三纹丹药就是极限了,更不可能有四纹的丹药。

    “你的身上时没有,但是不代表你的阿娘身上没有。刚才我用秘法探测到了,你的阿娘身上绝对有一个级别挺高的灵器,灵器产生出来的天地灵气应该可以帮你重新塑造丹田。”

    “真的吗,那我现在就让娘亲把灵器借我一下。”令狐鸣立马走出了书房,朝着阿娘的房间走去。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灵器是存留在你阿娘的体内,一旦取出来,你的阿娘便有性命之危。”深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你不早说!”令狐鸣倒过头往回走去。

    回到了书房后,令狐诧异问道,“你为什么要吞噬我的丹田,你为什么要留在我的脑海里,还有我失去三年的记忆是不是你搞的鬼?”

    “看来你小子还挺聪明的,都被你发现了。但是我只能告诉你,本座停留在你的脑海里,那是老天爷要给你一段机缘,我的身份太过于特殊,现在告诉你只会让你惹上麻烦,等到你的实力到了先天境,本座自然会将事情全部一五一十告诉你。”深沉的声音淡然道。

    令狐鸣之前也是上过私塾,自然也是明白一些其中的话。

    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就是因为知道的太多,因此招惹杀身之祸。

    “令狐鸣,半炷香的时间快过去了,今后你若是想要唤醒我,有二纹级别的丹药能量便可。”话音未落,令狐鸣的脑海中顿时安静起来。

    “前辈,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令狐鸣抬头看着天花板道。

    在脑海中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

    令狐鸣躺在了床上,还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脑海中的声音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他要影藏在我的脑海中,我的丹田真的是如他所说的那样,只要有四纹级别丹药的能量,便可以重新塑造丹田。

    一般武者的丹田只要感应空间中天地能量,也就是所说的灵气,只有有一小股的灵气,在后天炼体境便可以塑造丹田。

    而刚才那位前辈说要四纹级别的丹药灵器,那种天地能量足足够够可以提供上万的人塑造丹田。

    可以想象的出,等到丹田重新塑造之日,令狐鸣体内的丹田将会是何等之强,也许只有江湖的顶尖大派中最惊艳的弟子方有这种待遇。

    虽然阿娘骆氏体内有产生庞大的天地能量的灵器,但是那灵器是维系阿娘的性命,令狐鸣就算是死了,也万万不会用那灵器塑造丹田。

    一夜悄然过去,令狐家里里外外都是布置着各种各样祝寿装饰,把整个令狐家装饰的红红火火起来。

    令狐老祖十年一次的寿诞开始,这对于家族中的每一脉的子弟都有点头疼。

    每次十年寿诞开始,他们必须要送上一定分量的礼物,若是礼物轻了,那就会得罪令狐老祖,而礼物重了,便会让一些权势的人丢失了面子。

    令狐鸣今天的心情看起来非常好,早起第一眼见到路过的丫鬟余璇,便有说有笑的对她打了个招呼。

    令狐鸣已经想清楚了,不就是四纹丹药吗,现在自己还年轻,只要自己有这个抱负,终有一日可以得到四纹级别的丹药,重新塑造体内丹田。

    到时候的令狐鸣将会一飞冲天,把那些曾经打压他的人,像三年前一样再次踩在脚下。

    “阿娘,老祖明日寿诞,我们是否准备好了礼物。”令狐鸣淡淡道。

    骆氏接过令狐鸣递上来的茶水,吹了一口气深深抿了一口道,“自然是准备好了,怎么说这里也是你父亲的家族,我要是不表示些什么,会被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以此为理由针对我们母子二人。”

    三日前,整个令狐家的子弟和长辈都知道了骆氏手中有三纹修元丹,同时也是知道了她的实力达到了先天境。

    觊觎修元丹的家老,长老可不少,当天骆氏小院便有许多长老前来,但得知令狐鸣已经服用了修元丹,就都回到了各自的地方。

    “我们献上的礼物是什么,?”令狐鸣好奇道。

    “到明天,你自然而然就知道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寿宴结束后,再也没有令狐家的子弟胆敢欺负我们。”骆氏直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