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令狐老祖寿诞

    令狐老祖已经年近百岁,浑身上下的气血处于一种衰败的局面。

    谁也不知道令狐老祖是否还可以再次过个十年,因此每年半的寿宴都是相当的宏大,把乌陵郡内有名有姓的江湖武林势力都叫了过来。

    一是为了彰显乌陵郡令狐家的底蕴实力,二是为了与周边的武林实力打好关系,以防将来不测,可以及时向那些武林势力援助。

    第二天的清晨,整个令狐家大院都忙碌一片。

    年轻一辈的旁系子弟与下人一起装饰着大院,年轻一辈的嫡系子弟则是陪同长辈一同出去迎接客人。

    “贺喜贺喜啊。”

    乌陵郡穆家家主客气的对大门上的令狐幽长老道。

    “谢谢,请里面喝喝茶!”令狐幽回脸笑道。

    在大门内侧有专门汇报客人身份的家族子弟,只见他对着大院内大声吆喝道。

    “乌陵郡穆家到!”

    穆家的势力大致和令狐家相仿,族中也是有一位气血衰败的老祖,实力和令狐老祖一样,都是真气化罡境的实力。

    两家的关系也是相当的不错,平日里一方有些困难时,另一方都会出手相助,前提是要支付一定量的报酬便可。

    两家核心的人物都知道,外面的人看来穆家和令狐家叫好,那其实主要是在利益和实力的沟通下,若是族中没有老祖那般的高手,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群穿着紫色长衫的修武者成群结队来到了令狐大门,为首的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在先天境界的孕养下,看起来只有四十岁的模样。

    下巴上胡子拉渣,头发似乎许久没有梳洗打扮,变的蓬蓬卷卷的。

    “你们老祖过寿,我们身为乌陵郡的本土江湖势力自当过来,为什么不邀请我们呢,我们又不会吃了你们!”

    在令狐家大门一侧的两人议论着。

    “这些人是谁啊,居然对令狐家如此出言不逊,想要找死啊。”

    “兄弟,莫要胡言啊,你不是本地的人,不知道乌陵郡的江湖势力格局。这些紫色衣衫的人都是潜清门的人,为首的那人是潜清门的副门主廉武,他们的势力底蕴和令狐家差不多,每一方我们都是得罪不起。”

    “原来如此,幸好兄台及时制止我,要不然我就要惹上*烦了。”

    潜清门和令狐家的关系不怎么友好,经常都会发生一些利益上问题摩擦。

    既然潜清门的人都主动参加寿宴,令狐幽又不好当着客人的面当中驱赶对方,因此只能陪脸笑道。

    “瞧我这个记性,我昨天就写好邀请函给你们潜清门,只是忘记给下人传递给你们了,抱歉抱歉,待会儿寿宴开始的时候,我先自罚三杯。”令狐幽做出了一个有请的姿势。

    “乌陵郡潜清门到!”

    门内响起了一道吆喝声。

    “怎么潜清门都来了,看来这一次的寿宴是不能够好好进行下去了。”一些小家族的家主纷纷议论着。

    一大伙的紫色衣衫的人大摇大摆进入令狐家,仿佛这里是他们的家一样,对令狐家的子弟不屑一顾。

    在潜清门的人进入大院后,又有另外一批的人前来到场。

    为首的人是一位书生装,公子巾的模样,他的脸上保养的相当不错,像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

    表面上看这个人羸弱不堪,但是大门外没有一个人敢轻视对方。

    这个人正是乌陵郡新任的城主冷无忧,拥有五气朝元境的境界,在整个乌陵郡内是实力最强的人。

    在他的身后还有四位面无表情的护卫,皆是有先天境的修为。

    “小生初到贵地,就有寿宴在此,你们能够邀请在下,小生真的是荣幸之至!”冷无忧谦卑微笑道。

    “城主能够参加我老祖的寿宴,我们令狐家才真正的是荣幸之至,有请。”令狐幽上前迎接道。

    “这是我献给你们老祖的礼物,希望你们嫌弃这礼物太小了。”冷无忧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冷无忧身后的一位手下往前走出,从衣袖里面取出了一个锦盒,在打开锦盒的一瞬间,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从锦盒当中流出。

    “三纹丹药!”

    令狐幽接过锦盒,心中想道。

    “没有想到新上任的城主一出手就是大气,直接送上了一枚三纹级别的丹药。”

    “谢谢,有请里面坐!”

    “无陵郡城主到!”

    此次的令狐老祖寿宴不仅仅是把乌陵郡都有名有势的江湖势力都请来,还把乌陵郡下面的下属城池中有名气的江湖势力请来。

    单单是现在为止,便有大大小小近百个势力已经到达了令狐大院。

    令狐家嫡系的子弟跟随长辈们迎接宾客,顺便在此刻于其他势力的子弟打好关系。

    在大厅旁人迹稀少的走廊上,一位穿着紫色衣衫的年轻人和令狐家的一位子弟说道。

    “听说你们令狐家曾经的第一天才回来了。”

    “你说令狐鸣那个废物吧,什么狗屁第一天才,一个连丹田都没有的废物,还不如直接死在外面算了,省的丢人现眼。”令狐宗嗤笑道。

    “哈哈,丹田都没有了,看来外界传的没有错!”

    “说什么来什么,我们令狐家的废物来了。”令狐宗看到正前方的令狐鸣。

    令狐鸣是嫡系的子弟,那就要必须要做嫡系子弟应该做的事情,因此便独自一人前往大厅。

    不是令狐鸣不想要和其余的嫡系一同前来,而是其余的人都是不想要和令狐鸣走的太近,以免被令狐宗一脉的人盯上。

    再加上令狐鸣都不是武者了,他们自然没有必要去奉承好令狐鸣,当令狐鸣邀请他们一同前去时,得到的却是无情的拒绝。

    令狐鸣冷眼看了一下两人,脸上面无表情的通过,就在此时,令狐宗对紫衣男道,“我就说了吧,废物就是废物,看到了我们连口气都不敢喘,身边更是没有一个朋友,真的是可怜啊!”

    “令狐宗,收起你的话,之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令狐鸣停止脚步,转过身对令狐宗冷喝道。

    “哼,一个只会躲在女人背后的人,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令狐宗冷然说道。

    “你说什么?”令狐鸣皱起眉头,拳头紧紧的握紧,暴怒道。

    明智告诉令狐鸣,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动手的机会,更何况自己还不是一个武者,单单是靠自己的实力是绝对打不过对方的。

    因此在短暂的暴怒后,令狐鸣放松了手掌,打算转身走人。

    君子报愁十年不晚。

    令狐鸣的心里面已经立下了誓言,等到自己强者归来时,曾经欺负自己的人都要付出悲惨的代价。

    当令狐鸣转身走人时,一位和令狐鸣差不多年纪的人来到了面前。

    此人乃是和令狐鸣有着一面之缘的易江河。

    易江河还是像往日一样,一副嬉皮笑脸,浑身不着调的样子。

    手中还拿着一个葫芦酒瓶,醉醺醺的对令狐鸣道,“好酒好酒啊,你们令狐家真的是擅长产出好酒,只是有一些人看起来就有些惹人厌烦。”

    说到最后面的时候,还刻意把目光看向了令狐宗,气的让令狐宗当场想要发作。

    前些日子,易江河和他的师傅蔡神医虽然都没有医治好令狐鸣的丹田,但是令狐家还是献上了家族瑰宝凝神镜借给他几日。

    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与蔡神医结好。

    令狐老祖曾今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蔡神医的实力才是乌陵郡最强的人,由此可见易江河的背景是多么的强。

    “易兄,我们又是见面了!”令狐鸣微笑道。

    “是啊,我们又见面了,既然如此,我们过去好好喝上几杯。”易江河建议道。

    就在此时,紫衣男傲慢对着易江河道,“小子,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他说话,我可是知道令狐鸣在令狐家没有朋友的。”

    易江河没有理会紫衣男,而是看向了令狐鸣道,“巧了,我也是没有朋友,要是鸣兄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做兄弟吧。”

    “小子,你是想要找事情啊,知不知道我是谁!”紫衣男气势汹汹道。

    令狐宗想要阻止紫衣男继续的说下去,但是被易江河提前阻止。

    “左一句小子,右一句小子,你的长辈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随便对别人说这样的话,至于你是什么人,关我什么事情。”易江河收起葫芦酒瓶义正言辞说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令狐鸣觉得易江河话里面带有杀气。

    “找死!”紫衣男子瞬间暴怒起来,立马抽出身后的长刀迎向了易江河。

    易江河连动都没有动,只见虚空中便有一道黑影出现,云淡风轻的一脚就把紫衣男踢飞出去。

    紧接着黑影人再次消失不见,似乎没有出来过一般。

    紫衣男的实力也有化元境,可是刚才出现的黑影实在是太恐怖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面对着潜清门的门主级别的高手。

    令狐宗看到紫衣男倒在一边,连忙走了上去扶起了他,叹息道,“宇兄,你有所不知,这个人正是蔡神医坐下的大弟子易江河。”

    “什么,是他!”紫衣男目瞪口呆道。

    若是提前知道对方的身份,给自己十个胆子也是不敢向对方动手,而现在虽然是自己受伤,但是回去之后,难免还是要被门主责罚的。

    易江河脸上挂着无奈的表情道,“你们下手怎么就是那么轻呢,下一次遇到这种人直接动全力,直接打死最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