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争相敬献

    易江河一手抱住令狐鸣的肩膀,嬉皮笑脸道,“鸣兄,我之前说的话可不是随便说的,我是真的想要与你的做兄弟,不知道你给不给我个面子。”

    “易兄都不嫌弃我没有丹田,我自然愿意和易兄做兄弟。”令狐鸣爽快回道,脸上带满了笑意。

    “好,痛快,我们之间必须要好好把酒言欢。”

    易江河上一次被师傅蔡神医带回去后,蔡神医就把在令狐鸣身上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易江河。

    一个人身体有着另外一个神秘并且强大的意识,而且失去了三年记忆,失去了丹田,易江河也对令狐鸣感到非常的好奇。

    今天趁好事令狐老祖的寿宴,易江河便想要来令狐家会见一下令狐鸣。

    转眼之间的功夫便已经是大中午。

    邀请而来的宾客都已经做到了席位上,就连没有邀请的人也是擅自而来。

    令狐老祖坐在首位上,与一些大家族的家主和话事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宽敞的大厅上摆满了酒席,近千的宾客坐在席位上,两边不断有令狐家的下人上前伺候。

    而在令狐大院的四周上,都是有着巡逻的令狐家子弟,负责保护着院内的安全。

    在大厅酒席上各种人都有,有的德高望重的江湖武林侠士,也有名门大派,也有朝廷中人,也有一些能人异士,商贾富豪。

    他们这些人都有一些同意的特征,那就是非常有权有势。

    寿宴已经进行到令狐家各脉子弟献礼给老祖的礼物环节。

    令狐行身为令狐家的家主,首先站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站上台上,吩咐手下把礼物搬上台前。

    四个家丁壮汉扛着一个巨大厚重的金属箱子,箱子的边缘上刻画着参天大树的景象,画功甚是了得。

    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个金属箱子,而是箱子里面贵重的东西。

    令狐行手掌演化成一个爪的形态,在先天真气的包裹下,隔空打开了金属箱。

    “此乃南蛮万古藤青木,拥有着修身养性,凝神顺气的功效,同时还有加快吸收天地灵气的功效,我祝贺老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令狐行手舞足蹈道。

    “好好!”台下支持令狐行的令狐子弟拍手称赞。

    万古藤青木对于一些大家族的长老,家主来说并不陌生,由于这种树全身上下都是宝物,南蛮之地已经没有多少这些树。

    拥有万古藤青木的人在南蛮之地都是皇亲贵族,由此可见此数目珍稀程度。

    外界评价这种木头的声誉极高,与三纹的丹药相比也不堪示弱。

    “令狐家主果然大气啊,一出手就是大手笔,真的是让我们看的心潮澎拜啊!”冷无忧拍手赞道。

    对于像令狐氏这样的武林家族,族中的各脉都是有着一定名额上的收入来源,而令狐行一脉所掌握的乃是乌陵郡都外一处矿山,里面听闻埋葬着大量的金属。

    更是每年都可以因此挖采出一定量的蓝玉。

    何谓蓝玉,自从人类疆域确定以来,人类就将货币分为了四种。

    一种是最寻常可见的白银,接着是一两可比百两白银子的黄金,其次才是蓝玉这种贵重珍稀的货币,最后是最为昂贵的货币,紫玉。

    银子和黄金只是世俗人用的货币,对于顶尖的江湖势力而言,蓝玉和紫玉才是通货。

    一枚紫玉可抵得上百枚蓝玉,万两黄金,百万两白银子,由此可见蓝玉,紫玉是何等的珍贵。

    江湖势力之所以把蓝玉和紫玉作为通货货币,乃是因为蓝玉和紫玉都有着冶炼兵器,炼化丹药,布置阵法的功效。

    其中蓝玉仅仅对应于先天境的武者,紫玉是对应元神境的武者。

    令狐行一脉有一处矿山,并且每年产出一定量的蓝玉,虽然不是很多,但依旧使得在场的许多人心生嫉妒。

    “好,这万古藤青木甚得我心,不错不错!”令狐老祖上前爱惜抚摸着。

    令狐老祖如今的气血处于一种衰败的状态,对于可以恢复元气和精气的万古藤青木自然是大加喜爱,这意味着令狐老祖自己可以凭借此木可以多苟活一些时日。

    他看向令狐行的眼色也是大加欣赏,表示着对令狐行的礼物非常满意。

    令狐行往台下走去,心中想道。

    我就知道这个老家伙一定喜欢这木头,不枉我花费了大量钱财和精力从南蛮弄来这个木头,只要让这老家伙继续支持我当任家主,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令狐行最近感到自己的武道修为又要突破了,只要突破到了先天境第二层次的窍穴齐通境,那自己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这一脉会衰败。

    前提是要继续保持家主之位,让令狐老祖多多教导一些武道感悟,以及提供家主才有资格的修武资源。

    “四弟,我都已经把礼物敬献给老祖,是不是该轮到你来了。”令狐行坐在令狐幽的身旁,调侃讽刺道。

    “既然大哥催促,那四弟我这就把礼物献给老祖,本来是想要留在最后当做压轴的,但事已至此,小弟只好盖过一些人的风头,独领风骚了。”

    令狐幽看了一眼令狐行,然后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挥了挥手示意着手下跟自己一同上台。

    一位狐媚百态的女子跟随着令狐幽,只见女子手中拿着木夹子,木夹子看起来是非常破旧。

    “四弟,你该不会拿着破旧的玩意献给老祖吧!”令狐行见到对方的礼物竟然是如此破旧的木夹子装饰,便讽刺问道。

    “物贵不以外,而以内。请老祖收下我献上的宝物,此乃是一位高人曾经突破五气朝元境时的心得感悟,祝贺老祖实力更上一层楼。”令狐幽从木夹子取出一张羊皮卷,恭恭敬敬献给老祖。

    令狐幽送的礼物比令狐行的礼物要贵重的多,令狐行送的万古藤青木只能减缓令狐老祖的衰老,而令狐幽送的礼物有很大的机遇可以让令狐老祖突破到全新的境界。

    令狐老祖的修为是真气化罡,一旦突破到下一个境界,即五气朝元,他自身便会增加二十多年的寿命。

    “突破五气朝元的感悟,快快递上来,我要看看一番。”令狐老祖都已经忍不住激动。

    令狐氏虽然寨根乌陵郡几百年,但族中始终没有人达到真气化罡境以上的境界,想要凭借自身的实力突破到五气朝元,是艰难无比的事情。

    令狐老祖也不管令狐幽是从哪里弄来如此珍贵的心得感悟,对着令狐幽大家赞赏。

    众人看令狐老祖这个激动兴奋的劲头,不禁怀疑,要是在场的人都离开,令狐老祖是否直接会让令狐幽当上新任的家主。

    令狐幽从台下走了下来,还特意从令狐行的身旁缓慢走一圈,其意很简单,那是想要羞辱一下令狐行。

    在场当中除了乌陵郡新任的城主冷无忧没有对那心得感悟激动,其余的人都是朝着那羊皮纸充满了渴望的眼神。

    冷无忧的武道修为本是五气朝元,因此令狐老祖手中的心得感悟对于冷无忧来说没有什么用,如果冷无忧愿意的话,他现在便可以写出一份自己当初突破五气朝元境时的心得感悟。

    可是心得感悟这是属于武者的最为私密的东西,一旦告诉了他人,那便是告诉别人自身的缺点,因此大部分的武者没有人会告诉别人自己突破时的心得感悟。

    半个时辰过后,令狐家各脉的长辈都争相献上了礼物,其中的礼物价值都要比令狐幽和令狐行要差得多。

    “弟妹,我们都已经献上了礼物,就只有你这一脉没有献上礼物,该不会你们寒酸太久,没有准备好珍贵的礼物献上。”令狐行对骆氏直接道。

    骆氏淡然回道,“这里既然是我丈夫的家族,那我这一脉自然会有礼物献给老祖,不妨家主关心了!”

    骆氏双手空空走向台上,也没有带着任何的下人一同前往。

    “这女人搞什么鬼啊,两手空空就走了上去。”

    “该不会是被逼急了,无奈之下走向台上,想要对着令狐老祖说抱歉的话。”

    “不会吧,怎么说这女人的丈夫在过去是一位好汉高手,绝对不会像你们所说的那样。”

    台下各个江湖的武林势力的年轻子弟议论道。

    乌陵郡的江湖武林势力都知道,在上一辈的天才当中,有一位来自令狐家的天才横空出世,一举带着众人歼灭了逃窜此地的大盗流寇。

    但自从那位天才神秘失踪后,那位天才所在的一脉便衰败起来,这上一辈的天才正是令狐鸣的父亲,令狐空。

    有的人说令狐空已经被仇敌暗地里杀死了,也有人说他闯荡江湖,但真相究竟是怎么样,谁也不知晓。

    令狐空一脉衰败后,令狐家便收走了属于令狐空旗下所有的资源,每月按照例银给予令狐空一脉。

    “我代表我丈夫令狐空一脉,献给令狐老祖此物!”

    只见骆氏从衣袖里面取出一个锦囊,在打开锦囊的一瞬间,里面倒射出数道耀眼夺目的光团。

    就算是令狐家的下人看到此景也是明白,这锦囊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个价值连城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