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恶语相向

    伴随着一道金色耀眼夺目的灵光出现,把场下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去。

    骆氏是一位先天境的高手,这个消息已经被整个令狐家都知道,当然也是知道了令狐钦被骆氏所伤,但是令狐钦的所作所为的确是犯了令狐家的家规,理当受罚。

    因此令狐家的长老们便不计较令狐钦和骆氏之间的事情。

    只见骆氏手中包裹住一团真气,从锦囊中取出了两样东西。

    其中一个是冒着金光的珠子,珠子上点淬着许多渺若星辰的光点,似乎珠子里面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所冒出外面的金色亮光,是珠子无法拦截下的天地能量。

    这个珠子可不简单,在场的人认识这个珠子是屈指可数。

    此珠子是一串灵器佛珠当中的一个,即使是一个佛珠子,其所包涵的价值也非三纹丹药可比,价值是三纹丹药到四纹丹药之间。

    另外一个便让人大失所望,是一个简易的草纸,虽然草纸已经折叠了好几层,但从内测的黑色痕迹可以察觉到,里面是写了一些字。

    “此珠是我丈夫执行最后一个任务前特意交给我的,使用者可以凭借此珠子更快吸纳天地能量,本来要两个时辰的吸纳,用上此珠只要半个时辰便可。”

    可以快速吸收天地能量的灵器,这对于令狐老祖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

    之前收到的万古藤青木和五气朝元境的心得感悟,如今又要加上这个珍贵罕见的灵器珠子,令狐老祖突破到五气朝元的机会将有七成。

    “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当着老祖的面的说。”骆氏从容不迫道。

    “什么事,但说无妨!”令狐老祖收到如此珍贵的礼物,心里面也是容颜大悦。

    “三年前我儿令狐鸣失踪,经过我三年的暗地里调查,终于发现了点蛛丝马迹,没有想到令狐家的一些人为了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为了剔除威胁,那些人在我儿令狐鸣前往南蛮的时候,派下了杀守想要中途截杀我儿,所幸我儿令狐鸣还是保住了一命。”骆氏说到最后的时候,把目光看向了台下的令狐行。

    “什么,是我们令狐家的人派下杀守截杀我们令狐氏的天才令狐鸣,那人究竟是谁!”令狐老祖放下了手,眼神当中顿时充满了凌厉的气息。

    令狐鸣本来的前途是一片光明,令狐老祖还希望日后令狐鸣学有所成后,光大令狐家。

    但是得知是自己内部的人对令狐鸣痛下杀守,导致令狐鸣的丹田被毁,这不禁让令狐老祖心中诞生出了杀机。

    “那人就是令狐家的家主令狐行!”骆氏大声喊道。

    台下响起了轩然大波,显然是听到这个消息感到非常的震动。

    对于台下的其他势力人士,他们是非常乐意看到令狐家内部自相残杀的,只要令狐家弱上一点,他们在乌陵郡所得到的修武资源就会更多。

    “胡言乱语,竟然说是我派人截杀令狐鸣,骆氏,我承认之前我儿令狐宗得罪于你一脉,但是也没有必要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嫁祸于我。”令狐行冷静的回道。

    令狐行已经当任家主十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平日里家族之间的勾心斗角,就让他有了随机应变的本事。

    “有意思啊,自己的人截杀自己家族中的天才,这是自甘堕落啊,哈哈哈,太有意思了!”潜清门副门主幸灾乐祸道。

    一些穿着紫色衣衫的潜清门子弟也是跟着副门主廉武讽刺笑道。

    潜清门与令狐家在地盘利益上有争端,数十年来爆发出了几十次的小斗,因此潜清门副门主便打算煽风点火,让整个乌陵郡的武林势力都知道令狐氏是怎么样的。

    “喂,这里是我们令狐家的家事,不关你们潜清门什么事情,要是想要留在这里吃饭,就给我好好坐在这里,否则不要怪我们令狐家手下无情。”

    令狐幽站在廉武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怒气。

    “切,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话,一个小小的家族长老就如此对我出言不逊,你是想要找死吗。”

    廉武此次过来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搞混令狐老祖的寿宴,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更何况门主之前就已经告诉了廉武,待会儿会有神秘的势力相助,整个令狐家即将要在今天彻彻底底的毁灭。

    “够了,都闲事情闹的不够乱吗!”令狐老祖发怒道。

    真气化罡境的武者一旦发怒,那可不是好玩的,廉武只是一个窍穴齐通境的武者,与令狐老祖的境界上还差一个等级,因此便冷笑了一下重新坐在了座位上。

    “骆氏,你说是令狐行要杀令狐鸣,你的手中可是有证据?”令狐老祖转过身看向骆氏道。

    “既然我敢站出来指认凶手,那必然是准备好了证据,我手上的草纸便是证据,请老祖查阅!”

    草纸被骆氏隔空操控着,转瞬即逝的来到了令狐老祖的手上。

    令狐鸣和易江河站在台下的墙壁边上,边喝酒边细聊着。

    本来以易江河的身份地位,是有资格坐在首位的坐席上,但易江河一心想要探出令狐鸣身上的秘密,便和令狐鸣站在墙壁上聊天。

    “鸣兄,你的阿娘看起来挺有性格的,跟你是一模一样!”易江河淡然笑道。

    “易兄又是说笑了,不过我的阿娘还真的是挺刚毅的,百折不屈。”

    令狐老祖结果草纸过后,掀开草纸往里面定眼看去。

    “启禀家主,跟令狐鸣一同前往的人都已经被我们诛杀,只是在最后关头的时候,有一只巨大的白猿异兽出手救走了令狐鸣,所幸令狐鸣被抢走的那时,已经被我们刺中了丹田,并且身上已经是血流不止。”

    令狐老祖看着草纸里面,心里面顿时联想起了许多的画面。

    “就凭你这张纸条就可以确认是我派人的,那未免也太低估了我们令狐老祖了。如果这都可以的话,那江湖中的武林势力内,一有什么矛盾都像你这样,那江湖岂不是乱套了!”令狐行不屑一顾道。

    令狐行表面上看起来是大义凛然的,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现在实在是太害怕了,他害怕老祖真的相信这个女人说的话。

    早知道就应该把令狐空一脉的所有人都暗地里杀死,或许就不会有今日的难堪。

    要是这件事情过后自己还没有死,哪怕骆氏是先天境的高手,自己这边损失惨重,也要把她诛杀了。

    “令狐行,你自己看一下草纸里面怎么说的!”令狐老祖挥手一道真气涌入,把草纸传到了令狐行的手上。

    令狐行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就立马可以确认,这张纸条的确是自己的一位手下的笔迹。

    令狐行满不在乎道,“不足为虑,区区一张莫须有的纸条,就想要陷害令狐家的家主,骆氏,你可知罪。”

    “贼喊捉贼!”骆氏淡然道。

    “老祖,我有一事要禀告!”令狐行抱拳对着令狐老祖恭敬道。

    “说吧!”令狐老祖叹息道。

    “我怀疑骆氏献给老祖的灵器珠子乃是我们令狐家失踪已久的灵器!十年前,我从奇山买回了一个与这个珠子一模一样的灵器,但是在中途中却是被两名穿着夜行服的黑衣人抢走。”令狐行大声申诉道。

    接着令狐行气势汹汹看向骆氏,“今日看到这个珠子才让我想起这件事情,本来我是不想要当着老祖和台下众多宾客的面前说出我们令狐家的丑事,但是事已至此,我只好把话说出来。”

    “一派胡言,这个珠子是我丈夫令狐空在失踪的前一天交给我的。”骆氏冷声道。

    老祖屏气敛息,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置若罔闻。

    好好的一个寿宴却是搞成这么一个模样,要是传出去的话,令狐家可真的是成为乌陵郡江湖武林势力耻笑对象。

    虽然在乌陵郡内令狐家的势力非常庞大,在势力排行当中也是有着前五的实力,但是奈何不了全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台下的潜清门的副门主廉武从桌上拿起了一个大鸡腿,幸灾乐祸的看着台上的一幕。

    新任城主冷无忧默默地举起酒杯,对于令狐家发生这样的事情缄口不语。

    穆家虽然与令狐家世代交好,但是真真起来,他们也是恨不得令狐家衰败下去。

    整个江湖武林,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用在穆家的身上正合适不过。

    至于一些小家族的势力,他们更是没有什么资格评论什么,只有默默地看着台下。

    对于那些小家族来说,或许他们在其他的小地方可以顺风顺水,但是在令狐家的眼中看来,他们跟一只只蝼蚁没有什么区别,随便伸出手就可以轻易捏死他们。

    令狐鸣紧紧握住自己的双手,想要冲上台前替阿娘说话,但好在及时被易江河拉住。

    如今令狐鸣只是一个没有丹田的人,冲上台前除了给骆氏带来麻烦外,没有任何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