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昏庸

    在就骆氏和令狐行针锋相对,场下便的格外的清净,似乎这片空间刻意为他们两人创作出争吵的空间。

    “行了,你们两个人怎么说都是我令狐家的人,当着这么多的宾客的面前,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令狐老祖咳嗽一声,使得局面顿时缓和了一些。

    这让台下的一些人大为叹气,他们是真的希望台上的两个人因此打起来,最好是两败俱伤。

    “是,令狐行听令。”令狐行看了令狐老祖一眼,然后从容不迫离开了台上。

    这就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老祖,隔开令狐行污蔑我偷取他佛珠一事,现在说说他妄图派下杀守,想要截杀我儿令狐鸣,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骆氏面色不改,略有一种女中豪杰的姿态。

    令狐老祖从座椅上站立起来,不要看他气血衰败非常严重,但是身体依旧是身轻如燕,随便往地上踩了一下,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台上。

    一团青色的先天真气接触到了台上地面,立马收回到了令狐老祖的体内。

    “好轻功啊!”台下的一些江湖势力年纪一脉子弟大加称赞道。

    “既然你想要给你一个交代,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交代。”令狐老祖把目光看向了台下的令狐鸣又道,“令狐鸣,给老祖上来,老祖有话要来问问。”

    “是,令狐鸣听令!”令狐鸣双手抱拳道,然后快步走向了台上。

    通道两侧的令狐家侍卫让开了一条路,好让令狐鸣快一点走到台上。

    在令狐鸣走上台时,没有人察觉到易江河的脸上表露出可惜的神色,叹息的摇了摇头低声呢喃道。

    “本来是想要趁机救你出去的,看来只好换过一个计划。”

    易江河低下头从后面离开,他究竟去哪里,没有人想要知道。

    “令狐鸣,老祖我问你,是不是令狐行派下的人袭击你?”令狐老祖露出一副鹰眼看向令狐鸣,这种眼神就像是牢狱里的官差审问犯人一般。

    “我,我不知道。”令狐鸣先是看了一眼阿娘骆氏,然后转头对着令狐老祖回道。

    “老祖,我儿令狐鸣失去了三年的记忆,对于三年前令狐行派人截杀的事情早就不记得,你现在审问我儿令狐鸣,与审问一桩木头有什么区别。”

    骆氏一双嘴就算是用伶牙俐齿形容也不为过。

    “你给我闭嘴,现在连当事人令狐鸣都说了不知道,你还要说什么,难道你是想要毁坏我们令狐家的和睦,以此才让你的心里更加舒服吗!”令狐老祖横眉怒目看向骆氏,这还是令狐老祖第一次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失态。

    在这个时候,台下有一位和令狐老祖年龄相仿的家老走上台来,对着令狐老祖的耳边低声建议道。

    “二哥,忍住暴怒啊,现在下面还有许多江湖势力看着我们令狐家的笑话,等到寿宴结束时,你想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都由你。”令狐葛低声道。

    令狐葛和令狐老祖是同一个年代的人,在令狐家里面也只有令狐葛的话,才可以让令狐老祖接受。

    令狐老祖对着令狐葛点了点头。

    令狐鸣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凭借感觉,他总是觉得阿娘说的没有错,也只有阿娘说的真相,才可以解释出为什么自己丹田被毁的原因。

    骆氏对着空中豪迈的笑了一下,然后讽刺似的对令狐老祖道。

    “老祖,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想要包庇令狐行啊,包庇这个毁掉令狐家族将来光明的罪人。”

    事实上,令狐老祖的确是如同骆氏所说的那样,他是在包庇令狐行。

    在令狐老祖心中看来,虽然自己平日里经常对着令狐行表示不满,那是因为他想要让令狐行更加胜任家主,特意磨炼令狐行。

    而令狐幽虽然也是有着一定的本领,但是本性优柔寡断,不是一个大家族家主的优秀人选。

    如今的令狐行在胆识和实力上都完全胜任令狐家家主,相信在自己仙逝后,令狐家有着令狐行管理,整个令狐家还可以保持兴旺的局面。

    令狐行派人去截杀令狐鸣这件事情,事实上在令狐老祖看到那张纸条后,便已经相信了这件事情。

    现在若是直接惩罚令狐行,把令狐行当场伏诛,那毫无例外会导致令狐家变得衰败,会让一些乌陵郡的仇敌有机可乘。

    “大胆,你居然对老祖我如此不尊敬,执法队何在,把骆氏给我关在地牢。”令狐老祖沉沉冷哼道。

    令狐老祖本来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但骆氏三番五次找刺,那令狐老祖只好出此下策。

    “哼哼,我本来还以为令狐家权利最大的老祖可以替我们母子两找回公道,看来你们就是一丘之貉,为了你们现如今的家族利益,连惩罚令狐行的胆子都没有。

    过去的时候,我丈夫为了令狐家做出了那么多巨大的贡献,现在看来,那些东西都已经化为虚无了。

    既然如此,这个令狐家我们母子两也是不想待下去,天下何其广远,自然会有我们母子两的容身之处。”面对着执法队步步靠近,骆氏器宇轩昂道。

    往日温柔的阿娘,现在却是变得女中豪杰一般。

    令狐鸣不禁猜测,阿娘骆氏在年轻时候,一定是一位英气勃发的女中豪杰,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有资格成为父亲令狐空的结发妻子。

    “阿娘,鸣儿愿意和阿娘一同离开此地!”

    十几位穿着青色铠甲的执法队走上了台上,他们每个人的腰间上都有着一把利剑,一只手上还拿着黑铁长戟。

    就连脸上也是包围上了一层厚厚的护甲,只有两个窟窿露出外面。

    每一位执法队的队员都是有着后天境第二层次的凝脉境的实力,身为执法队,那所展示出来的武道修为自然要比家族内部的年轻子弟要强。

    领队的是一位家老,有着先天境第一层次的凝炼真元的境界。

    十几位包围住了骆氏和令狐鸣,等待着老祖再次下发命令。

    “既然令狐鸣是我令狐家的子弟,那他的自由只有我们令狐家说的算,不是你想要带走就可以带走的,把骆氏和令狐鸣都给我关押在地牢里。”令狐老祖脸色一黑道。

    令狐葛是最知道令狐老祖想什么的,他同情的看着骆氏一眼,然后叹气道。

    这次二哥做下的决定,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一个家族举办的寿宴却是弄成了这么一个模样,让台下的江湖武林势力大为惊讶。

    冷无忧对着身后的一位护卫招了招手,低声道,“义父的人来了吗?”

    “回禀大人,根据刚才收到的情报,侯爷已经来到了乌陵郡,此刻应该已经来到了令狐家内。”

    “好,让所有的人准备一下,准备配合义父的人一起行动。”

    “属下听令!”护卫弯腰回道。

    “骆氏,还请你们配合好我们执法队,以免少受一些苦头。”执法队长直接道。

    执法队的队长是属于令狐行一脉的人,对于骆氏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碰触到令狐行一脉的人利益,因此执法队队长打算趁机惩戒一番骆氏。

    执法队队长这么说,是想要激怒骆氏,只有对方先动手了,身为执法队的队长便有理由动手。

    “区区一个家族执法队队长,我还不看在眼里,给我让开。”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执法队队长直接冲了上去,一出手便是雷利风行,全力以赴的用上成名绝技向着骆氏袭去。

    “破体指!”

    没有想到令狐家的一个执法队队长已经领悟到了洞天指的第二个层次破体指,不禁让许多的人惊讶。

    骆氏只是像对待令狐钦一样,随意的伸出一掌,这一张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先天真气,带有着浓烈的死亡气息。

    一指和一掌相撞在一起,发出了一股金戈交击之声,连空气都有了少许的破空。

    执法队长的右手似乎是遭受了一道巨大的力量,那股力道直接摧毁了他右手臂的手骨,使他直接倒飞了出去。

    令狐家的众人一直以为骆氏只是凝炼真元境的实力,但是见到她只是一掌就把执法队长击伤,由此可见,骆氏的实力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她的实力绝对是在凝炼真元境以上。

    “放肆,胆敢打伤我族族人!”令狐老祖大喝道。

    就在令狐老祖打算亲自将骆氏擒拿时,令狐大院的上空响起了一道霸道威武的声音。

    能发出如此霸道威武的声音,一猜便知道他在江湖当中一定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也只有这类的人,才可以谈吐之间与众不凡。

    “你这个令狐家的老祖真的越混越回去,居然是如此的昏庸,为了保护族中的家主,连原本占有理的人也打压。”

    那道声音说到了台下许多人的心声,只是奈何他们只是一些小势力,不好当着现场发言。

    令狐老祖实在是太昏庸了,简直是一个家族的不幸,这样的家族继续由令狐老祖掌握,恐怕要不了多久的时间,整个令狐家都会因为令狐老祖的决断而分崩离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