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不速之客

    在那道霸道的声音的响起后,所有的人都不禁往四周查看,想要看看所到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令狐家的侍卫包围着整个令狐大院,负责守护大院中的宾客。

    就在此时,大院外围的围墙上响起了断断续续的惨叫声。

    令狐鸣见到有一位凝脉境的族人满身是血的走了出来,他的胸口上留下了一个豁大的口子,殷红的血液染红了本来白色的家族服。

    那人也是负责守护大院外围的令狐家子弟,此刻却是看起来非常的狼狈不堪。

    “老祖,有敌来袭!”那人伏在墙壁上,然后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就已经气绝身亡。

    忽然在大院的墙壁上不断有尸体抛入内院,令狐鸣一眼就看见了,这些尸体都是负责看守外围的守卫。

    一具具令狐家子弟的尸体像是丢垃圾一样被敌人扔入到内院,使得场面顿时便的血腥起来,同样也是激起了令狐氏所有人的怒火。

    随后一群身穿暗黑色长袍,面带黑巾的人站在了围墙上,居高临下看着内院中的众人。

    他们每一个人都用黑巾挡住自己的容貌,根本就看不出对方究竟是谁。

    暗黑色长袍上还点淬着妖娆的血花,更加显得这些突如其来的敌人神秘莫测。

    围墙上有着两百位暗黑色长袍的武者,他们就像是一群训练有素的边疆战士,每一个人站在了围墙上都缄口不语,眼神看向令狐家的人,犹如看向死人一般。

    内院的大门又来了一批的黑衣长袍人,手握刀呛的武者站在了前排,在后面的两排是清一色的弩手。

    前前后后的黑衣长袍人加起来有三百人,并且这些人实力最低的都是炼体境的实力,站在最前面的人更加不得了,有着三十多位先天境的武者。

    一位中年男子大步朝着内院走去,每走一步,地上便发出了一道巨大的震动。

    头上戴着的冠帽就已经验明了对方的身份,没有想到这些不速之客,居然是朝廷的人。

    突然,有一位缺失了半个胳膊的令狐族人从后面走来,气喘吁吁对着令狐老祖道,“老祖,外围的族人都被这些人杀死。”

    说话的那人左臂还血肉模糊着,强忍着疼痛对令狐老祖汇报。

    这还是由于他是先天境的武者,运气好没有和外围的人一样被斩杀,但逃回来的代价却是要丢失一个左臂。

    令狐鸣站在了骆氏的身后,同令狐家的其余人一样,握紧了拳头看向了那些不速之客。

    骆氏的丈夫怎么说都是令狐家的族人,即使自己痛恨令狐老祖和整个令狐家,但是看在丈夫的面子上,那也要守护好令狐家。

    因此骆氏没有趁着令狐家陷入磨难时离开,而是想要与令狐家共同抵抗磨难。

    骆氏看着来势汹汹的暗黑色长袍人,心中叹息道。

    这是我最后一次替我丈夫为令狐家做的事情,从此过后,哪怕是整个令狐家都被人屠戮了,自己绝对不会前来相救。

    内院的众多宾客集聚在一地,他们可不想要和眼前凶神恶煞的人沾上什么关系,因此一个个绕开位置,给这群不速之客和令狐家一个决斗的场地。

    令狐家全部的武者此刻都集聚在了内院,其余没有修为的族人护在了后面。

    六百位武者虽然比对方占据人数上的优势,但是对面的长袍黑衣人都有着一种强烈的杀戮之气,在同境界当中也是高手的存在。

    更何况对方还是在先天武者的人数占据优势,令狐家只有二十多位先天,而对方却是有着三十位的先天高手。

    领头的那位更是身显不凡,怕是至少有着五气朝元的境界。

    令狐老祖身为令狐家权势以及武力最强的人,他直接走出了族人的围聚,冷然对着对方那位头戴冠帽的男子道。

    “请问阁下是秦国朝廷的什么人,为什么一进门就杀了我令狐氏那么多的人。”

    “令狐家的人杀了就杀了,何必在意那么多。”冠帽男摘下帽子,不屑一顾回道。

    令狐老祖看到对方摘下帽子时,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一般,似乎是见到了一位不可能会出现的人。

    “是你。”令狐老祖愕然道。

    乌陵郡的天气本来是万里无云的,但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天上已经集聚了一层层浓密的黑色云层,雨珠子从黑色云层上落下,打在了乌陵郡的每一寸土地上。

    渐渐的,天气变得昏黑起来,大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再加上此刻在令狐氏发生的事情,显得在场的气氛更加的浓厚。

    在一旁的宾客们毫不怀疑,眼前的这两拨势力一定会打起来,并且打的是不止不休。

    令狐家的先天长老都站在了前排,每一位长老的脸上没有半分的胆怯,想来他们也是明白了,自己与令狐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就连被骆氏打成重伤的令狐钦也没有缺席,依旧穿起来令狐氏的家族服饰上阵。

    就在此时,对面那些不速之客的先天武者站在前排,与之不同的是,有两位先天武者却是站在了身后,像是护卫一样保护着主人。

    一位长得是肥胖无比,与江湖当中的武者形象格格不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实力是非常的强大。

    另外一个人是异常瘦小,与前面的那武者截然不同,武道修为不亚于那位肥胖的武者。

    那两位先天高手的气息异常的浓厚,至少令狐老祖没有判断出对方的的武道境界,想来至少也是有着五气朝元的实力。

    令狐老祖没有猜错,那两个人的确是有着先天第四个层次的五气朝元境。

    对面领头的男子讽刺地看着令狐家的人,然后云淡风轻冷然道,“现任的令狐老祖真的是越来越昏庸,竟然连是真是假都判断不出来,不过这样也好,你们这个小家族的越是这样,那我覆灭你们就更加的容易。”

    令狐老祖凝神看向那人,心中暗自道。

    怎么会是他,几百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为什么他们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令狐一脉。

    令狐家除了令狐老祖知道对方是何等人,其余的人都是一无所知,就连家主令狐行和令狐葛都不知道。

    因此看到对方一进门就杀族中的人,他们都以为是不是族中的人做出了什么蠢事,得罪了眼前这些不好惹的势力。

    “我昏不昏庸不是由你们说的算,你们想要覆灭我令狐家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大不了鱼死网破!”令狐老祖皱眉直接道。

    “哈哈哈,你们一只只小小的蝼蚁,在我的眼中看来想要捏死你们轻而易举,还说鱼死网破的大话。”领头的人大声嘲笑道。

    就在此时,令狐家的府外,有着一阵阵人马走动的声音,声势浩大,步伐统一,一猜便知道是军方的人。

    乌陵郡内除了一个地方有军队,那就是乌陵郡城主冷无忧坐下的军队。

    八千兵甲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着整个令狐氏。

    令狐氏的大门早就毁坏了,但是这些军队并没有直接冲进来,似乎是早有吩咐一般,把令狐大院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只苍蝇也绝对放不出去。

    八千兵甲当中的千夫长都是有着先天境的修为,八位先天高手各自把手着一个方向。

    “老祖,是冷城主的兵马前来援救了。”令狐幽上前说道。

    令狐老祖也是这么想,怎么说令狐家都是乌陵郡的老牌江湖武林势力,现在遭受到外面的势力攻击,那冷无忧身为城主,自当应该庇护令狐氏。

    令狐鸣虽然不是武者,但是听到外面车马齐鸣的声音,便立马想到是城主府的军队。

    令狐老祖向着冷无忧抱拳感谢道,“老夫代表整个令狐家感谢城主前来增援!”

    冷无忧伸出手挡道,“别,令狐老祖,谁说我是带兵来增援的,我是让我的手下围住整个令狐大院,保证不会放走任何一个令狐家的人。”

    “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令狐家又没有做出有损秦国朝廷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制我们于死地。”令狐老祖一脸惊讶道。

    “你想要让我找个理由啊,有了,我刚刚想到一个罪名,那就告你们令狐氏杀害上一任城主及其乌陵郡,这看这样如何。”冷无忧一副奸诈的嘴脸此刻彻彻底底的暴露无余,也许这就是冷无忧的真实性格。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冷无忧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肆无忌惮编造个罪名嫁祸给令狐氏,让一些当地的武林势力有些心惊胆战起来。

    在外人一副真人君子的形象彻底崩塌,不过在场的宾客却是没有任何人敢在场说冷无忧的坏话,拳头和势力已经摆在了眼前,他们心中可能还在想。

    等到令狐家的这件事情结束后,一定要小心点这个新上任的城主冷无忧,防备对方不会再自己的背后捅上一刀。

    雨势下得越来越大,噼里啪啦的打在了令狐家的族人身上,让令狐家的许多年轻一辈的子弟感到绝望。

    本来对方的势力就比令狐氏要强,现在再加上一个比令狐氏还要强的势力,双重打击之下,令狐氏的一些族人感到有一股死亡的气息围聚在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