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灭门

    令狐鸣扔掉了长弓和长箭,跑到了骆氏的身旁。

    “鸣儿,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不要难过,接下来你要听我的话,我现在把你父亲嘱咐给我的宝物给你,千万不要让其他的人抢走,然后你不要继续管这里的事情,给我离开这里。”骆氏体内的最后一道先天真气运出,一个圆形的珠子浮现在了空中。

    幸好这里只是个断壁残垣的角落,若不然这么显眼的珠子一定会被对方发现。

    “我不要,阿娘,我要陪着你!”令狐鸣泪眼婆娑道。

    “快走,要不然我立马死给你看!”骆氏捡起地上的一把小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不要,我走!”令狐鸣两手摊开,表示愿意听从骆氏的话。

    令狐鸣的手一接触这个神秘的珠子,珠子就像是个液体一般融入到令狐鸣的身体内。

    “快点走!”骆氏催促道。

    “想走,做梦!”拥有着五气朝元的瘦子武者作势冲向前来。

    骆氏连忙站了起来,彻彻底底燃烧起了全部的精血,凭借这种状态,骆氏还可以继续坚持半柱香的时间。

    但是时间已过去,留给骆氏的将是死亡。

    骆氏扶起一道手掌迎向瘦子武者,本来他们之间就不是同个境界的武者,再加上如今骆氏已经身受重伤,这更加不是瘦子武者的对手。

    瘦子武者一抓撕扯下了骆氏的左臂,巨大的疼痛不禁让骆氏嘶哑。

    “快走啊!”骆氏大声喊道。

    令狐鸣含着泪水往外面离去,奇怪的事,现在的令狐鸣速度非常的快,比三年前化元境的自己还要快,已经完全不亚于普通的先天武者。

    上空的元神境战斗也快结束了,辛氏老祖和蔡神医两败俱伤。

    空气当中还有这残余下来的天地能量,当有鸟儿不经意间闯入到了这方天地,立马便有四面八方的天地能量涌现出,将闯入到这里的鸟儿爆体而亡。

    蔡神医迅速的降落到了地面上,不管易江河同不同意,直接带着他离开了令狐大院,易江河的手下见到少主离开,立刻放下了眼前的战斗,跟随蔡神医一同离开这里。

    而常山侯爷的人是巴不得那些碍事的人离开,倒没有出手拦截,而是放任他们离开。

    随着蔡神医等人的撤离,令狐氏这边可算是火上浇油了。

    到现在为止还有不到一百位武者集聚前面,而后面的都是一些没有任何武力的令狐氏妇孺。

    令狐氏的先天武者已经死去大半,就连令狐氏的家主令狐行也是死在战斗中。

    大量的暗黑色长袍武者包围着剩下来的令狐氏族人,他们手中的兵器上还滴答滴答留着令狐氏族人的血液。

    天上早已经停止下雨,但是昏黑的环境犹如是修罗战场。

    一道道狂风呼啸而来,其中还伴随着强烈的血腥味。

    剩下来的一百位武者几乎都或多或少受了伤,就连令狐老祖的腹部上都被割开了一道豁大的口子,使得令狐老祖的面色看起来异常的惨白。

    辛氏老祖降落到了地面上后,常山侯爷向着老祖抱拳道,“老祖,令狐氏的全部人都在这里!”

    “好!”辛氏老祖大笑道。

    辛氏老祖缓慢的向着令狐氏剩下来的人走去,每走出一步,令狐氏的阵营里犹如发生了一道恐怖的地震,让那些受了伤的人和实力弱小的武者再次吐出一口血。

    “令狐老祖,我劝你赶快将曾经抢走我辛氏一族的宝物交出来,或许我心情好,就免你们死罪。”辛氏老祖对着令狐老祖令道。

    “什么宝物,当初我们令狐氏抢走你们的宝物,还没有研究多久就被修罗魔教的人抢走,怎么可能还有你说的那个宝物。”令狐老祖摇头道。

    “你少骗我了,当初修罗魔教抢走的并不是真正的宝物,只是一个仿造品,真正的宝物一定还在你们令狐家。”

    常山辛氏此时过来只要有两个目的,其中一个是为三百年的辛氏惨案报愁雪恨,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想要寻回遗落在令狐氏的宝物。

    “是吗,那我们就算是死了,也不让你们知道那个宝物的下落。”令狐老祖也是有着傲骨的,百折不屈。

    “那就把这些碍事的人全部杀了,我们自己来找。”辛氏老祖往前划了划手。

    三百多位武者齐冲冲而去,剩下的令狐氏武者拼命的顽抗,但是他们怎么是这些精锐队伍的对手,逐渐被暗黑色长袍的武者蚕食干净。

    令狐老祖一指洞穿了一位黑衣人的胸膛,然后自己满身是血的站在后方族人的面前。

    令狐氏的武者只剩下了令狐老祖,和自己同个年代的令狐葛战死了,其余的武者都战死了。

    身上伤口处的血液不断流出,流在了地上,融入到了地上的雨水当中。

    令狐老祖瞪大了眼睛,目光一动不动看在地上。

    整个令狐内院上都是一具具的尸体,地上的雨水都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一群黑色的乌鸦从远方而来,落在了屋顶上,看着地上六百具尸体垂涎欲滴。

    “老祖!”

    “老祖,我们和他们拼了!”

    令狐氏的一些妇孺们握紧拳头冲了出去,接连不断倒在了敌人的箭矢下。

    “把令狐老祖给宰了!”有一位先天境武者喊道。

    当他想要再次冲出去时,却被常山侯爷伸手拦住道,“你们不用过去了,他已经死了。”

    偌大的一个令狐氏就是在一日之间整个家族遭到了屠杀,此时的令狐大院里,没有一位可以站起来的令狐氏子弟。

    黑衣人检查着战场,一旦发现令狐氏的族人还活着,立马朝他们的脖颈上补上一刀。

    冷无忧走进了令狐老祖的尸身旁,令狐老祖的尸体似乎还有一丝的坚毅,站在了原地,冷无忧伸出一颗手指,朝着令狐老祖的肩膀上轻轻的一推,尸体顿时倒塌下去。

    “让城主军进来清理战场吧。”常山侯爷走过冷无忧旁边,沉沉对着冷无忧道。

    “无忧听令!”冷无忧弯腰抱拳道。

    随后一大队的城主军进入到了令狐内院,看到了地上一层又一层的令狐氏子弟尸体,不由得惊叹了一下。

    令狐氏在乌陵郡还是一个挺大的势力,怎么样都可以排的上前五的势力,结果却是在常山辛氏的围剿下全部被灭。

    在几千名城主军的协助下,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把令狐氏族人的尸体搬运在了外面,经过一些井水的浇灌下,令狐氏的大院除了还有一丝血腥的气味,便和平常没有什么差别。

    几位先天境的武者把令狐氏藏宝阁的珍贵宝物取出来,这些都是寻常可见的东西,根本没有辛氏老祖所说的那种至尊级别的宝物。

    “把这些财物都赏赐给参与作战的武者。”常山侯爷对着手下的人道。

    令狐氏在乌陵郡扎根了两百年,这两百年里肯定是收藏了许多有用的修炼资源,虽然这些对于常山侯爷和辛氏老祖不太看重,但是对于底层的一些武者却是视若珍宝。

    付出了劳动理当得到奖赏,这就是常山侯爷多年领军打仗得到的宝贵经验。

    也正是他实行这套准则,手下的将是对于常山侯爷是无比的信任,战斗起来也更加的全力以赴

    一位天人合一境的女子半膝跪在了辛氏老祖的面前道,“老祖,搜遍了整个令狐氏都没有找到那个宝物!”

    “怎么可能,一定是在令狐氏内,那宝物是不可能丢掉的。”辛氏老祖愕然道。

    此刻辛氏老祖最关心的是找到那原本属于辛氏的宝物,但是却搜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不禁有一丝愤怒体现在脸上。

    就在此时,站在内院的其余江湖武林势力中的潜清门问道。

    “侯爷,我们都已经站在这里许久了,不知道你们是否可以让我们离开。”

    潜清门的势力和令狐氏大致相仿,现在连令狐氏都被对方弹指之间毁灭,潜清门的门主要是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他说话的态度语气与之前截然不同,深怕自己一说出什么让对方不中听的话,因此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们可不可以走,这并不是由我说的算,你得问我的义子冷无忧,他是乌陵郡的城主,有权让你们是去还是留。”常山侯爷霸气外露道。

    他还是特意想要照顾一下自己的义字冷无忧,让冷无忧在乌陵郡变的更加具有权威。

    是去还是留,从这句话就可以知道,一旦这里势力有违逆冷无忧的指令,不愿意做冷无忧的手下,那就要把他们留在这里。

    其结果当然是陪令狐氏那些死去的族人,反正常山侯爷今天已经杀了不少的人,不在乎多杀几位对冷无忧有威胁的人。

    那些想要离开这里的人,前提是必须要加入到冷无忧这边。

    这件事情也让乌陵郡的江湖武林势力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乌陵郡城主冷无忧有着很强的背景,这个背景就是常山的辛氏。

    “多谢义父!”冷无忧抬手道,然后把目光看向了那些江湖武林势力,嘴角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