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树倒猢狲散

    冷无忧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对于违逆自己的人,当然是早日除之为尽。

    一旁的江湖武林势力都有些怨恨令狐氏。为什么他们要得罪于常山侯爷,同时也是怨恨自己,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就不过来了。

    在这里的江湖武林势力大多是一些小势力家族以及一些帮派,平日里连令狐氏都得罪不起,更不要说是常山侯爷这个大巨头了,更是得罪不起的存在。

    “各位,令狐氏当今的下场,那是他们应得到的报应,常山侯爷是支援我乌陵郡城主军,乃是正义之举,我之后会向朝廷禀报,上书令狐氏就是前些日子击杀上一任城主的人。

    令狐氏一脉不接受我等的调查,竟然敢大胆与我等动手,本城主无奈之下只好武力镇压。

    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令狐氏依旧还有一些党羽参与当初的行动,本城主现在是想要找出那些党羽,不知各位是否配合本城主。”

    冷无忧向着身前的武林势力手舞足蹈说道。

    冷无忧说的话乃是话中有话,他是想要收拢这些江湖势力。

    潜清门副门主廉武是个精明的汉子,见到周围的其余人都还没有立马表态,他主动上前半膝跪地。

    在他身后的十几位身穿白色衣衫武者都是潜清门的弟子,见到副门主都做出了表态,他们毫不犹豫走上前,跟着廉武的样子半膝跪地。

    潜清门门主廉武在乌陵郡也是一位有头有脸的江湖人士,势力在乌陵郡也是排的上前十的高手,连他都已经屈服了,这引起了其余的家族势力波动。

    廉武双手抱拳,敬畏的看向冷无忧道,“我等潜清门愿意听命于城主,愿为城主走马操劳,替城主解忧。”

    廉武的心中想道,难怪门主在自己出发前的时候告诉自己,说是令狐氏今日会消失,现在要是第一个表态愿意追随冷无忧,那么令狐氏的地盘可大有机会落在我们潜清门的手中。

    既然连一个庞大的令狐氏都可以在弹指之间被摧毁,那同样也是可以轻易的消灭潜清门,廉武可不想自己的潜清门成为冷无忧的眼中钉肉中刺。

    冷无忧嘴角轻微的上扬,表示对于潜清门的识趣感到很满意。

    他往前走了几步,两手扶起廉武的手臂,亲切的问道,“潜清门是一个乌陵郡的正道势力,肯定是不会令狐氏的党羽。刚才你说愿意效忠于我,那实在是太客气了,那我就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廉武被冷无忧双手扶了起来,心里面暗自骂到。

    “真是个伪君子!”

    当初的乌陵郡城主寒江也是有着统一乌陵郡江湖武林势力,但是在那个时候,他每次有这个行动,都会被当地的武林势力联合瓦解。

    朝廷的统治者当然是希望当地的城主,府主可以统一江湖武林势力,因为那样可以使得该地变得更加有秩序,同样也可以显示出本国的实力。

    府主以上的官员,也就是所谓的州主。

    朝廷对于统一州域的江湖武林势力没有那么在意,一个州疆域广大,其中还有着数以百计的顶尖势力,一旦把他们惹毛了,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

    “我等愿意追随城主!”又有一些江湖势力半膝跪地,表示屈服于冷无忧。

    江湖事江湖了,有一些江湖之间的事情,还是由江湖中人去办是最好的,而收纳这些江湖势力,便是出于这个方面的打算。

    在场近千的江湖武*者有着一半的人已经屈服,还有一些人还在优柔寡断。

    特别是那些之前以令狐氏为靠山的小势力,他们的心中特别的害怕,害怕一旦加入冷无忧,立马便会遭到对方的算计。

    江湖之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少数。

    穆家一行人也还没有表态,穆家家主穆皓泽联合几位长老,似乎还是在商量着该不该加入冷无忧的势力。

    虽然加入了冷无忧可以离开这里,但是加入之后呢,那他们穆家可真的是要对冷无忧俯首称臣。

    江湖中人投靠朝廷,这可不是一个好名声,其他郡都的江湖武林势力会怎么看待穆家,会说是他们穆家是朝廷的走狗。

    “城主,在下有事要禀报。”潜清门门主廉武弯腰对着冷无忧抱拳道。

    既然现在潜清门已经加入到了冷无忧的势力,那他们潜清门就是朝廷的人,当然是要有一些朝廷中人的规矩。

    “噢,那就速速禀报吧!”冷无忧似乎早就知道廉武会说什么,点头回道。

    “城主有所不知,在这些还没有表态的江湖武林势力之中,有一些势力是曾经依靠令狐氏,也许他们就是令狐氏的党羽。”廉武直接道。

    这一句话可是让一旁的江湖武林势力心慌了,心里面咒骂着廉武者。

    在廉武的心里面想道,既然是加入到了冷无忧的势力,那必须要有个投名状,那些过去依靠令狐氏的江湖势力,只要把他们杀了,那就是投名状。

    “还有此事,速速报出那些势力名字。”冷无忧心满意足道。

    常山侯爷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斩尽杀绝,绝对不要留给仇家一丝机会。

    之前常山侯爷把在场江湖武林势力的去留权交给了冷无忧,其中便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把令狐氏的党羽就此清除干净。

    冷无忧既然可以坐上乌陵郡都城主这个位置,不仅仅是因为他靠着常山侯爷这个大靠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冷无忧精明。

    在常山侯爷把事情交给他办时,冷无忧就把事情看得非常清楚。

    廉武低下头露出狡诈的一笑,“王家,李家,吴家,天罗武馆,碧湖山庄,清幽门....”

    廉武一举列出了十几个与令狐氏有关系的江湖势力,这些势力现在都是还没有表态加入冷无忧。

    “潜清门,你想要干什么,想要赶尽杀绝吗!”王家家主怒喝道。

    “令狐氏做的事情我们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天罗武馆年迈的馆主摇头道。

    被廉武念出名字的武林势力都是心中慌乱,恨不得与令狐氏摆脱关系。

    冷无忧看向那些廉武念出名字的势力,心里面不由衷一笑道,“既然都是令狐氏的党羽,那也是没有必要存在。”

    冷无忧的城主军立马包围了那些势力,等待着冷无忧的再次下发命令。

    潜清门的弟子集聚在了城主军的身旁,一同包围着那些点出名字的势力。

    之后加入的江湖势力也是跟随城主军的身旁。

    “给我杀!”冷无忧大喝道。

    十几个势力都是一些小势力,全部的人加起来也就一百多人,先天境界的武者也就只有五个人。

    廉武作为第一个愿意加入冷无忧的江湖势力,那出手是相当的卖命。

    对面五位先天境界的高手,其中就有两个人是由他一人击杀的。

    地上再次多了百具尸体,每一个死去的武者脸上都是死不瞑目的表情,眼睛瞪得老大。

    地上的一些砖块都已经在战斗中破裂,使得地上的血流过破裂的砖块时,融入到了砖块之下的土层里面。

    空气之中顿时又是增添了一道浓密的血腥味。

    廉武手中的刀还在滴答滴答留着别人的血,他走在冷无忧的面前敬畏道,“回禀城主,令狐氏的党羽全部斩杀。”

    “回去后,记得把那些人给料理干净了!”城主点了点头道。

    “廉武遵命。”廉武道。

    穆家的家主看到地上死去的一百具尸体,那些人在之前还是和自己有说有笑的,但是在一个小时后却是沦落到如此悲惨的下场。

    穆家的几位长老放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胸口,幸好廉武没有把穆家也供出来,要不然躺在地上的尸体,说不定有着在场穆家的族人。

    “家主,我们还是赶紧向城主表态吧!”其中一位长老对穆家家主穆皓泽道。

    穆皓泽看向了几位穆家的家主,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们都已经同意加入到冷无忧的势力。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样子,我也只好如此!”

    就在穆家家主穆皓泽打算向冷无忧表态时,廉武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

    廉武地下头对着冷无忧,在低下头的时候还特意向着穆家家主看去。

    “城主,属下刚刚想起来了,还有一个与令狐氏走得近的势力,那就是乌陵郡的穆家!”

    穆家与潜清门平日里并没有什么矛盾,但是现在令狐氏已经灭亡了,那乌陵郡的江湖武林势力当中也就只有穆家可以与潜清门叫板。

    可以借此机会消灭掉穆家,对潜清门来说,这何乐不为呢!

    穆家家主看向廉武时握紧拳头,痛恨着廉武刚才对冷无忧所说的话。

    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穆家会向眼前的尸体一样,对于冷无忧的庞大实力,他们穆家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就在在场的武林势力都以为冷无忧会下令绞杀穆家时,冷无忧向着穆家的家主穆皓泽微微一笑道,“穆家平日里老实规矩,这我是看在眼里的,相信穆家一定不是令狐氏的党羽,我希望你们也不要说出污蔑穆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