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章 实力初显威

    想他光头在这北山市的道上还是有那么点名头的,却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如此嘲讽,自然不能忍,憋了一肚气,吆喝着手下小弟就要‘教训教训’陈飞,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老大放心,看我的。”一听到光头大吼,那个尖嘴猴腮的麻子脸立马举着手中的钢管朝陈飞脸上砸去。

    “卧槽,你小子悠着点。”开车的是个纹身男子,同样五大三粗的,一看见尖嘴猴腮麻子脸居然轮着钢管朝陈飞脸上砸去,立马大吼起来。

    要知道脑袋那种地方可不是随便能够乱来的,若是出了事儿,这又是在他车上……妈的,他可不想莫名其妙被折扣黑锅。

    可就在这时,面包车内的人忽然听到一声闷响,那原本举着钢管要砸陈飞脸的尖嘴猴腮麻子脸居然一声惨叫,直晃晃的就倒了下去。

    原来,就在他快要抡着钢管砸到陈飞的时候,后者直接一脚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面。这一脚可不轻,直接将那麻子脸踹了个七荤八素,嘴巴抽搐着,口吐白沫起来。

    早就说过他的力气很大,以前小时候也是打架打惯了,若是寻常人,还真受不住他一脚。

    “嘶!”

    顿时面包车内整个都变得安静下来。只见那尖嘴猴腮麻子脸在地上痛苦身影,其他人,包括那位五大三粗光头脸色都完全变了,畏畏缩缩颤抖起来,没想到陈飞这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居然伸手如此厉害。

    “小,小子没看出来啊,原来你还是个练家子,怪不得敢在我光头面前放肆!”跟着那光头忍不住色厉内茬道。

    “拜托,不是你们叫我上车来的吗?怎么,现在到怪我嚣张起来了?”然而陈飞却是一脸嘲讽道。说真的,以他以前称霸老家的打架能力,一个打十个都不是问题,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把这几个小混混放在眼里。

    他陈飞的钱,还真以为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抢到的吗?

    “卧槽,真以为自己很牛逼,给老子打……”而那光头不愧是道上混的,脾气够火爆,一见陈飞居然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顿时也不敢三七二十一,怒气丛生,抄起手边的钢管就想动手。

    可就在下一刻,他脸色突然却变了,一下变得苍白起来,原本凶狠的眼眸此刻已经变得有些恐惧起来。

    “你们真想动手?”

    只见陈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中原本应该是属于尖嘴猴腮麻子脸的钢管,此刻已经被他随手像是扳泡沫一般,轻轻松松扳断了。

    “你,你……”那光头颤抖着声音,其他几个人此刻脑门上也是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那是他们的东西,他们当然知道,那可是货真价值的钢管,居然被眼前这个家伙如此轻松,随随便便就扳断了。这得要多么大的力气才能够做到啊!妈的,这家伙究竟是个什么变态。

    “大,大哥,是我们有眼不识……”顿时那光头忍不住满头大汗,颤颤巍巍道。

    “行了,所有人都把包拿出来,一人身上留个十块钱打车,这件事就算了。”然而陈飞却直接将他打断,不耐烦的挥手道。

    对手想打他的注意,这件事情自然不可能这么就算了,最起码,也得有个惩罚,让他们有些印象才行。

    “啊,什么?”那光头等人立马大叫起来,这什么意思?这是要打劫他们!?

    “怎么,光头哥你这是不愿意?”

    陈飞看着脸色又重新要变得有些凶狠的光头,忽然‘啪’的一声,居然直接将手里的钢管又折断一截。

    那声音直接令光头心里一个激灵,如同当头被浇了一桶冷水,望着那被折断的钢管尸体,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赔笑道:“这,这位哥你理会错了,愿意,我们当然愿意!”

    直接到这个时候,他才深刻意识到自己究竟招惹了一个多么变态的存在,徒手直接将钢管给折断了,这他妈还是人吗?

    要是换成他们的手、脖子,岂不是直接就要给他们扭成麻花?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把钱吧拿出来。”光头一边埋怨着自己脑袋进水了,居然招惹了这么一个变态的家伙,一边吆喝收下把钱包拿出来,递给陈飞。

    那些小弟根本不需要光头的催促,毫不犹豫的飞速掏出了自己的钱包,深怕被陈飞惦记上,那个断掉的钢管就是他们的下场。

    “大哥,一共七百三十块五。”光头收齐了所有人的钱,毕恭毕敬的交给了陈飞。

    “七百三十块五,不是吧,你们几个好歹也是道上混的,就这么点?”陈飞才刚刚发了一笔五位数的横财,自然不将这‘区区’几百块钱放在眼里,不过,秉承着‘蚊子腿腿也是肉’的原则,他还是一边吐槽着,一边将那些钱收了起来。

    跟着,他的目光又朝光头脖子上那根明晃晃的玉吊坠看去。

    见此情景,光头脸上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作势要摘下自己脖子上的玉吊坠,递给陈飞。

    可陈飞却摇了摇头,淡淡道:“行了,我对你这破玉佩可不感兴趣。不值钱。”他在继承了那位修真界高人的传承之后,对于玉石这一类古代常用货币,自然很熟悉,一眼就看出那玉吊坠质地完全不行,根本不值钱。

    “不,不值钱!?”

    这下轮到光头傻眼了,要知道他脖子这玉吊坠,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从珠宝店里买的,却没想到被人说成不值钱?这……

    “不信?不信你可以拿去找人看看,超过五百块算我的。”陈飞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撒,五百块?”闻言光头顿时神色难看起来,气得不行。

    要知道他这块玉吊坠当初可是花了几千块大洋买来的,可现在却被陈飞说只值五百块,甚至还有可能值不到那个价钱。

    “妈的,那老东西居然敢骗到我光头身上。回头老子一定要他的店砸了。”光头眼神凶狠的发怒起来,气急败坏道。妈的,居然敢骗到他光头身上,这不把那老东西的珠宝店砸了,老子誓不为人!

    “行了,光头哥是吧?”就在这时,陈飞又开口道。

    一听到陈飞居然叫他哥,那光头立马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顺眉顺眼道:“别,大哥,你叫我光头就行了。”

    “我叫陈飞。”

    “飞哥,飞哥。”那光头毕恭毕敬道。

    “我这人呢,其实很好说话,所以今天这事儿就先这么算了。当然了,你们要是实在想不通,还想来找我麻烦,想报仇,我随时恭候。”陈飞慢条斯理的说道。

    “不敢不敢。飞哥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光头哭丧着脸。妈的,这种变tai,他们哪还敢报什么仇?

    “现在送我去北山大学吧。”陈飞也懒得和他们一般见识,伸了一个懒腰。

    “是,是,飞哥,我立马送您过去!”

    那司机这次都不用老大光头开口,立马脚下一踩油门,朝着北山市有名的北山大学开去。

    作为和陈飞毕业的三流大学一路之隔的北山大学,这可是全国文明的学府,常年位列江南省的高校前三,是江南省仅有的几家重点本科高校之一,汇聚了很多人才。

    而他之所以想去北山大学,是因为北山大学拥有着北山市最大的图书馆,里面存在着许多中医药经典古籍摘抄本。

    他因为才刚刚继承了那些修真界高人的医术传承,所以想去看看那些原本对他来说,应该是很深奥的中医古籍,现在能不能够看懂了。

    北山大学离北山市的人才招聘市场还是有些距离,不过,在纹身司机狠踩油门的情况下,只花了大概不到二十分钟,陈飞就已经坐着面包车到了北山大学。

    “呜!”

    当他一走下面包车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狠踩油门的声音,车一溜烟开得没了影子,好像生怕他会再追上来似的。

    见此情景,陈飞好笑的摇了摇头,也没将那几个家伙在放心上,而是慢慢悠悠地朝着北山大学里面走去。

    和其他所有人全国知名、重点院校一样,北山大学大门修的十分气派,占地也很宽敞,一路上因为天气炎热的关系,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美腿以及若隐若现的丰腴浑圆,令他大饱一番眼福。

    大学就是这点好,令人血脉喷张的春光大片,即便是质量不行,总还有数量撑着啊!